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四百六十九章 易攻难守的大城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人类,终究是残忍的物种。

    一个辽军士卒低头看着已经没入胸中箭尾,洁白的箭羽已经被鲜血浸成了红色,但是他并没有死,所以他想尽力试着往北爬去,只是试了好久,并没有爬出多远。

    他回头看着已经在开始打扫战场的宋军,心中有一种绝望之感,他是正面中箭的,羽箭从他的胸膛射入,只剩下了一个箭尾,正面他刚才也是一个勇士,用最大的勇气正面去迎接敌人。

    但是在此刻,他甚至能清晰听到自己的胸部在呼吸之间发出一种风箱一般的声音。

    他想到的死,但是也想到了活,想到了在北边的小城池中,还有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儿子与女儿……

    想到这里,他又奋力往北爬了起来,只是越爬越无力,越爬身体越松软……

    终于,一个宋军士卒走到了他的面前,带着一种兴奋说道:“嘿……这里还有一个活的,羽箭穿胸了,还能活着。”

    也有人回应:“那这人命真硬朗,也没有被马蹄踩死。”

    “这个箭头真锋利,得留着。”

    说完,这个宋军士卒走上前去,不是去杀人的,也不是去救人的,而是看中了他后背伸出来的那个箭头,直接拔出腰刀,用不大的力气砍在那辽兵后背伸出去的箭杆之上。

    箭头被砍了下来,宋军士卒低头捡起,放在衣角擦了擦,笑道:“这个箭头好,透完了甲,还这么利。”

    地上爬着的辽兵,只觉得一股剧痛充斥全身,一声痛苦的哀嚎之后,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笑着的宋兵,他开口说话了,眼神中充满了对于生的渴望。

    “救救我……”

    “嘿,还会说汉话,只是说得不准,我家甘相公说了,汉人就抬去治一治,不是汉人,就不管了,算你倒霉……”

    “我是……我是奚人……”

    “别他妈骗人,爷爷没有给你一刀就算你走运了,不要动,爷得把你的甲胄扒下来,身上有没有钱?”

    “救救我吧,求求你了……”这个辽兵显然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

    “别求了,你这是救不活的,我们自己的伤兵还救不过来呢,你好好躺着,能活一会是一会。”这宋兵一边说着,一边解他的甲胄,也摸一摸他身上有没有钱财之类的东西,摸着摸着,还来一句:“是个穷死鬼,一个铜板子都没有。”

    狄青带着大军过河了,一万七千多士卒,也加入了打扫战场的行列之中。

    到处都是追赶着马匹的人,至少有三千匹马在附近游荡,这些都是甘奇最重要的战利品,得需要无数人去追赶。

    乌古鲁带着麾下的骑兵抓了不少人,抓俘虏的事情,只有乌古鲁是最热衷的,战场上的搏命,只为胜利后的这一刻,战场上的溃兵,乌古鲁是一个都舍不得杀,能抓到的都得抓到手。

    因为他需要奴隶来赏赐自己的不下,他的传销组织需要继续扩大。

    甘奇甚至把所有俘虏都给了乌古鲁,还有一些伤势并不重的辽国伤兵也都给了乌古鲁,当然,汉人除外。

    喜出望外的乌古鲁,感谢了一番甘奇的大方,屁颠屁颠回头开始赏赐起了部下,饭可以不吃,但是赏赐立马就要开始,兴许乌古鲁也有一种“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的感觉,“传销组织”,就是需要这种最直接的利益反馈,让组织里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努力去打仗,奴隶要多少有多少。

    对于这些女真汉子而言,最贵重的东西就是奴隶了,身强体壮的奴隶,兴许他们大多数还并不明白钱财的真正意义,也不明白可耕种的土地的价值,但是他们知道奴隶的价值,只要有人,有健壮的男人,有屁股大的女人,在丛林里就有了一切。

    “契可奴,三个,随便挑。”

    “卡西滋,两个,去挑……”

    “虎奴,你,八个!”

    ……

    这个时候,公平公正最重要,三个营的军官都在乌古鲁旁边站着,给乌古鲁说每一个人的表现,乌古鲁根据表现,开始发放奴隶,亲手发放每一个人的奴隶,这是乌古鲁得做的,也是在展示他的地位,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头领完颜乌古鲁赏赐的。

    奴隶,就像牲畜一样,被绳子绑在一起,挑奴隶的人,一个个喜气洋洋,如挑选围栏里的羊一般,挑到自己喜欢的牲畜了,那笑容就如孩童一般真挚。

    “虎奴,你以后就跟着我身边,当一个百夫长。”完颜乌古鲁发着奴隶,也发着荣誉,这个虎奴,是乌古鲁的奴隶,表现这么好的奴隶,以后就有资格成为乌古鲁形影不离的亲信。

    “谢过我最伟大的主人。”

    虎奴用手捂着胸,单膝跪地,献上最真诚的忠诚。

    此时的甘奇,正坐在一堆篝火的旁边,面前摆着刚刚烤熟的一串马肉,还有一个冰冷的面饼。

    甘奇选了一选,拿起面饼开始吃。

    一旁还坐着刚刚过河不久的狄青,他满脸笑意说道:“怎么,不吃肉?”

    甘奇摇着头:“这地方的气味让人吃不下肉。”

    “哈哈……以后就吃得下了,你小子真行,这一战打得不错。”狄青用手拍着甘奇的肩膀笑道。

    甘奇也挤出了一点笑容,问道:“狄大爷,你觉得我开这一战,开得是对是错?”

    狄青面色严肃了起来,抬头望向北方,慢慢说道:“对错都在你心中,人啊,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不谈对错了。燕云十六州太过重要,若是你真的能把这燕云十六州从辽人手中夺回来,后世子孙,千秋万代,都会记得你。”

    此时的甘奇,其实多少有些悲天悯人,不像他在战场之上那么决绝。就如甘奇每一次做那决绝之事,总是有一种不忍目睹的心,叫甘霸去杀人全家,自己却转头不看。

    但是今日,由不得甘奇不看,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以名状的腥臭,倒也不是甘奇矫情,要说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现实的景象,还是让甘奇心中有一种不是滋味的滋味。

    谁叫甘奇是个读书人呢?

    读书人感性一下,很正常。

    甘奇还自我安慰一句:“人,总是要死的,不死在这里,也要死在别处。”

    “这句话说得在理。”狄青又咧着嘴笑了起来,脸上沟壑越发多了起来,双鬓的斑白越发明显。听说狄青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帅小伙,只是如今丝毫都看不出来了。

    只见狄青伸手在怀中摸了摸,摸出了一个铜面具,青面獠牙,如地狱恶鬼,又如天上的天王。

    “送给你了。”狄青把面具递给甘奇。

    甘奇看着面具,摇头说道:“狄大爷戴了几十年的面具,我不能要。”

    狄青把面具微微收了回来,用手在上面摩挲着,说道:“我也舍不得送给你,你可知道这副面具代表了什么吗?”

    “代表了狄大爷这一辈的战阵功勋。”甘奇如是答道。

    没想到狄青摆了摆手:“非也,这副面具,代表了一支军队百战百胜的信念,昔日里,只要看到老夫带着这副面具打马走在阵前,几万人马,都会爆发出剧烈的呼喊,冲起阵来,一个个如狼似虎。他们的勇气,都是这副面具给的。”

    甘奇闻言一想,便也明白了狄青的意思,这面具,在昔日西北战场上,已经成了狄青的代名词,士卒们的勇气,是这副面具的主人狄青给的。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象征着几万士卒的勇气。

    象征着几万士卒对一个英雄由衷的信任。

    狄青把这个象征送给甘奇,是希望甘奇也称为这么一种象征,能给所有的士卒带去最大的勇气。

    这个时代,对于军队思想最好的建设,大概就是这支军队的所有人都无比的信任他们的主帅了。

    甘奇伸手,接过了面具,问了一句:“狄相公,你觉得我配得上这个面具吗?”

    “你配得上,当你穿着一身金甲,带着这个面具的时候,他们就会随着你一往无前,打败所有的敌人。”狄青面色严正,话语极为坚定。

    甘奇认真点了点头,把面具收入怀中,笑道:“我一直听人说狄大爷您带一个面具上阵,是因为长得太帅,吓不到敌人。”

    狄青闻言大笑,说道:“你这张脸,虽然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帅,但是也白白嫩嫩的,丝毫都没有粗狂的凶猛,也吓不到人。”

    “哈哈……狄大爷,你带这么自卖自夸的。”

    “但是好就好在,你是个进士及第,你是进士,就比我强了百倍。”狄青语气不是惆怅,而是憧憬。甘奇是进士,比他强了百倍,这句话是对甘奇最大的期盼。

    因为甘奇,不可能会走他狄青的老路了,他甘奇,只需要立功,不断的立功,没有人会去怀疑他甘奇要拥兵自立,没有人回去怀疑他甘奇意图谋反。

    你说这世间的事情怪不怪?

    圣贤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圣贤就有这么大的能量,如护身符一般护着一个人。就如昔日的韩琦,掌兵多年,到处提拔亲信,收买人心,连狄青都是韩琦的门下走狗。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怀疑韩琦会拥兵自立,而早已调动不了一兵一卒的门下走狗狄青,反倒一天到晚被人怀疑要造反。

    甘奇能听出狄青语中的期盼与憧憬,却是换了一个话题:“狄大爷,此去燕京,二百里,大军明早开拔,后天晚间便可兵临城下,这攻城之战,还要狄大爷多多操心。”

    “燕京城大,此时城内最多不过两三万守军,易攻难守。”狄青答道。

    “易攻难守?”这个词出乎了甘奇的预料。

    狄青点点头:“对,易攻难守。燕京何等城池?城内就住了二三十万之众,四周城墙有多长?”

    狄青是在给甘奇解释一个简单的道理。

    自古大城难守,如汴梁城,根据记载,汴梁城的城墙周长就有百二十里,不过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但是汴梁城的外城城墙至少有七八十里的长度。

    四面墙,一面十几二十里地,近万米,就算每隔一米站一个士兵,一面城墙要想站满,也要一万个士兵。每隔一米站一个士兵,四面城墙就需要四万个士兵。

    这才是刚刚站了一圈,如果要守城大战,那得紧紧密密要站好多排才行。这得需要多少人?

    燕京城虽然小了好几圈,但是道理是一样的,两三万士兵,只够在城墙上站一圈的,而且这种大城,兵马调动支援也是一件难事,从南城到北城,十多里地,支援起来也极为耗时,这就是狄青易攻难守的道理所在。

    也是大城难守的道理。反倒是那种小城,里面只要有一两万敢死之士,才是真正易守难攻。

    甘奇有些惊喜,说道:“那就是说,只要来一个声东击西,敌军首尾难顾,破之不难?”

    狄青又摆了摆手:“倒也不能这么轻敌,辽人在燕京经略百多年,若是发动起百姓,怕也有不少人会上城头协防,倒也不可小觑。更何况燕京城内,粮草众多,军械也多,各种弩弓想来多不胜数,更不可轻敌。”

    甘奇点头,觉得是这个道理,打仗这种事情,门门道道还真不少,幸好身边有一个狄青,可以事无巨细教导。

    甘奇也有些为难起来,说来说去,这燕京大城,是可以攻下来的,却又不是那么好攻的。

    “此事得想一想计策,最好让燕京城不攻自破。”甘奇如此说道,却也如此在想,但是毫无头绪,燕京城被辽国统治了百余年,怎么可能轻易就不攻自破了?

    “道坚,被你调走的那十万辽军,多久会回来?”狄青问出了一句心中的担忧,怕就怕攻城之战进行了一半,被甘奇调走的十万辽军就回来了,那就一切皆休了。

    甘奇也有担忧,说道:“按照脚程,就算临时去求援,来去也要十多天。”

    狄青眉头一皱:“十多天,时不我待,今夜得让大军早早吃饱入眠,明日天一蒙亮,立马开拔。”

    甘奇点着头,他倒是想过现在立马就动身往北,抓紧一切时间,但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军队,包括甘奇自己,体力都不允许了。以往看故事里,什么一日转战几百里,带兵打仗,这个城池,那个城池,朝发夕至,当真都是鬼话,人又不是机器,马也不是机器。

    甘奇脑中不断想着,希望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哪怕是有一点可行性的办法。不能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寄托在攻城上。

    难怪兵书有云,攻城为下策。

    甘奇陡然间,把希望寄托在了狄咏身上,希望狄咏能打败十万辽军,但是转念一下,甘奇也知道,凭着那些连甲胄都没有的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打败得里十万辽军?城池能守住就算是不错了。

    想到这里,甘奇叹了一口气,世间之事,面前还有一个难关要过。

    甘奇也知道,此时自己还有一个难关,那就是东京汴梁。还得去信东京,打起来了,得给朝廷解释一下为什么打起来了,不过理由甘奇早已想好了。

    至于汴梁城得到这个消息如何炸开了锅,甘奇管不得那么多。反正等到汴梁消息再到甘奇这里,那也最少是十几天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