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爷,请入洞房 > 作品正文卷 第六章 都说王爷对她有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司徒七一眼就看出来了面前的醉汉就是王尚书,仗着着自己女儿是太子妃天天不务正业,来醉春楼这种地方买开心。司徒七也不想与他有过多交集,一声不吭地牵着沐羽晴的手准备绕过他回去。

    醉汉没见到磕头赔罪的场景倒是不依不饶了,不知他哪来的力气竟然扯着司徒七的袖子一把把他拽了回来,“跟你说话呢?磕头赔罪没听见吗?”“哟,这妞不错哦,那这样吧,你不想磕头赔罪也没关系,把他留下就行了。”说着伸过手想摸沐羽晴的脸蛋。

    手还没碰到沐羽晴就被司徒七抓住,“咔嚓”骨头错位的声音。王尚书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醉酒也清醒了不少,他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瞳孔瞬间收缩,像是见到鬼一样,连手痛都忘记了,急忙跪下来一直磕头:“七,七王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你饶了小人这一会,小人保证绝不会有下一次。”

    “滚。”司徒七一脚踢开王尚书,拉着沐羽晴进府了。

    王尚书忙回头看着司徒七和沐羽晴,他看到他们两竟然牵着手,难道......。

    王府里,司徒七送沐羽晴回到房间后就回去处理公务了。

    凝香阁,“小姐,你头上的发簪好精致,看雕工和色泽应该是个上好的品种,而且它的款式特别好看。”碧螺帮沐羽晴取下头饰准备沐浴。

    沐羽晴拿过碧螺放在桌上的发簪轻轻的用手指轻轻地摩擦,“对了,小姐,王爷说以后你要是想出去想要和管家说一声就可了。”

    “碧螺,你知道我们今天去的那家留香园是谁的吗?还有那个被黑衣人追杀的人又是谁?”

    “小姐,你终于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啦?我和碧螺两个还以为你眼里只有练武和医术呢?”相比碧螺,碧菡倒是显得活泼开朗得多,她知道沐羽晴是个好说话的主,平时对下人也没有什么脾气才敢这么对她说。

    沐羽晴听了,无奈的笑了笑。

    “小姐,留香园的主子正是王爷,不过那个被黑衣人追杀的人碧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什么,不过他不像是我们天南国的人。”

    “嗯。”沐羽晴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风雨轩,司徒七站在窗旁,“主子,查到了,今天那个蓝色衣袍的人是天北国的五皇子,听说是过几天代表天北国来送寿礼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他暗中提前来了。”

    “派几个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是。”杀一默默的下去吩咐任务了。

    第二天一早,整个瀚京都传遍了:说七王爷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而且昨天和那位姑娘在逛街,而且还牵着人家姑娘的手。

    整个瀚京马上就炸开了不管是茶馆还是酒楼还是过往的商贩都在议论着这件事:要说七王爷可是咋们瀚京的第一美男子啊,到底是谁会能让他喜欢上呢?看来那姑娘肯定貌美如花,温柔大方。

    这老百姓议论归议论,可是真正见过司徒七的少之又少,个个都只听说七王爷是瀚京美男子,也只是在画像中看过一下下。

    这些小道消息很快传进了七王府,其实只有七王府的人才知道,这两年王爷对沐姑娘确实是不一样。当然这些消息没有逃过沐羽晴的耳朵,自从碧菡那丫头发现她对外面的事情感兴趣之后,总会在自己的耳边嘀咕。

    八月十二前几天,天东国和天西国的的使者都纷纷进宫准备给皇帝献上寿礼。方琰在天北国的送礼队伍进京后也和大部队进行汇合了,一行人就住在皇宫。

    皇帝寿辰当天,整个瀚京城都张灯结彩,欢快喜庆,老百姓都穿着各种鲜艳的衣服。

    用早膳时,沐羽晴很意外见到司徒七还在,“王爷你今天不用去上早朝?”

    “小丫头,今天是皇上的诞辰,宫里很热闹,等会叫碧螺帮你打扮一下和我一起去参加宫里的午宴和晚宴吧。”

    “可是我并不是什么朝廷官员或者是皇亲贵族。”沐羽晴其实不太想和他一起进宫。

    “没关系,到时候跟着我就行了,我带你看一下那个你一直想知道的人。”司徒七夹起一个包子,放在沐羽晴的碗里。

    司徒七虽然没有明说,可她知道他口中的那个人是当年屠杀枫树村的幕后之人。

    .........

    早膳过后,碧螺则张罗了帮沐羽晴梳妆打扮,“小姐,你等会要穿哪一件进宫啊?”碧菡把衣柜打开来,看着衣柜里被放满的衣服。

    “随便挑一件不要太出众的便可。”

    这时碧螺已经帮沐羽晴挽好了头发,替她插上了一支纯银制作的步摇,步摇上吊着几条一串一串的银色的小花在阳光下折闪出耀眼的光芒。

    “要不穿这件吧?”碧菡拿起一件鹅黄色的纱裙,“好像这件更好看耶?”她又拿起另一件浅粉色的纱裙。

    “小丫头,不要挑了,本王已经为你备好去宫宴的衣服了!”司徒前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门,还穿好了早朝的衣服,手里拿着一套颜色极淡的紫色罗纱。“小丫头,快去试试吧。”

    “嗯。”沐羽晴看了一下衣服的颜色,相比其它妃子和贵女的华衫,这套衣服应该还不算太出彩。

    沐羽晴换好衣服走到铜镜前,纱裙的裙摆、领口和袖子口都用白色的丝线绣上了一些纹理,腰带也是白色的中间绣着一支粉紫色的梅花图案。司徒七拉过她的手,把她按坐在铜镜前,取下刚才碧螺为带的步摇,拿起盒子里他之前给她套中的彩凤雪莲步摇替她插在头上。

    看着铜镜前的自己,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而摆动起来,应了那句“步则摇之”,步摇一晃一晃给人看起来灵动很多,额前的碎发随意留了一些在两颊,细长的柳叶眉,红润的嘴唇,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那么美。

    司徒七非常满意自己给她准备的一切。

    马车在路上平稳的走着,它穿过街市、城门,来到了皇宫的门口。因为皇宫之内没有皇上的允许是不准乘坐马车的,所以两人只能下来走路。

    正巧不巧,两人一出马车便看到了方琰也刚下马车。方琰看到了司徒七旁的沐羽晴,笑了笑:“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说完还不忘打开扇装作翩翩公子般扇了扇。

    沐羽晴皱了一下眉头:他怎么会在这。

    “不知五皇子提前到天南国来,不知玩得如何?”司徒七看了方琰一眼,走到沐羽晴身旁。

    “承蒙七王爷的福,玩得还算不错。”’方琰也走到沐羽晴的的旁边。

    “小丫头,谢谢你,来,这个给你。”方琰把一块玉佩塞到,其实方琰从前几天瀚京的流言蜚语中就猜到今天司徒七会带着沐羽晴来。这不真的被他猜中了。

    沐羽晴看了一下方琰塞在手中的玉佩,这个玉佩和沐羽晴平时看到的很不一样,它的颜色是通红的,通体温润,晶莹剔透,上面还雕刻着一个貔貅的图形,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之物。

    当羽沐晴想把玉佩还给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远了。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打算等会见到他再还给他。

    “王爷,刚才那位是.....?”沐羽晴也有猜到方琰的身份,只不过还想从司徒七的口中再确认一下。

    “小丫头,那位是天北国的五皇子,是天北国皇帝最宠爱的的儿子。”

    “还有那个玉佩留着吧,不用再还有他了,说不定以后会有用的,知道吗?小丫头”司徒七伸手摸了一下她的秀发。

    天北国最宠爱的皇子,还有那个玉佩究竟有什么用。沐羽晴摩挲着手中的玉佩跟上司徒七的脚步。

    金殿上挂满了红的的灯笼,中间放置了一张金色的椅子,估计就是龙椅了,龙椅两侧都摆放着桌子和椅子,桌山摆满了一些糕点和菜肴。龙椅的正对面正是搭建好的舞台。有些朝臣已经落座了,坐在最前面的都是都是一些皇帝的亲属,和各国的使者,其次就是丞相、一品大臣.......等等一次类推了。

    司徒七就坐在离皇帝的不远处,刚好他右手边坐着的竟然是方琰。

    司徒七坐在前面,而在他桌子的背后又有一张桌子,背后的这些桌子都是给那些官宦的亲属入座的。沐羽晴就坐在司徒的身后,而她的左右边也坐着一个妙龄女子,粉色的罗纱趁得她的皮肤娇艳欲滴,粉粉嫩能,脸上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指若削葱根,口若含朱丹。她朝旁边的妙龄女子点了点头表示礼貌。

    苏梓离对着沐羽晴微微一笑,:她记得官宦家好像都没有这名女子,如今她却坐在王爷身后,而且前段时间外面都传言王爷有心仪的女子了,难道她就是?苏梓离不禁多看了她几眼。

    官宦陆陆续续都到场了,“皇上驾到!”一道尖细带着点点嘶哑的声音传来,沐羽晴随着所有的人站了起来。随后一个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站在龙椅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