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如北望 > 正文卷 第六章 身世可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饶是白十二,闻言也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

    前一晚跟着楚辰生星夜赶路,不说一夜千里,无论如何也不会还在锦帘城管辖范围内,距离城墙不过视线可及的短短距离。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也只有——

    白十二看不见,但止息一停下,她立刻就感到了熟悉的气场,当即连逢场作戏的和颜悦色也装不下去了,撇下唇角冷冷等待对方出声。

    时值正午,锦帘城大门前却寂静如死域,往来商贩与小型货船皆不知所踪。城楼上数个红灯笼高高挂起,即便是白昼,也把青石城墙映照得发红。仅微澈一人撑着青伞立在城楼之上,看见止息和白十二走到了城门前也依然面沉如水,似乎并不诧异天罚南宫家怎么会漏了南宫礼这一卦。

    黑衣男子将止息和白十二带到,恭恭敬敬行了个礼,便如先前一般后退隐入了树丛之中。

    “稀奇。”微澈缓缓开口,不知是对着谁说话,“锦洲大陆诸城中都留着天师禁锢锦国余孽的法阵,但凡锦国之人入城,无论走多远,也得被阵法召唤回来。我还以为意外之喜,竟抓着了流窜的老鼠,却——你二人并非锦国余孽,为何也被法阵召回了锦帘城?”

    他摆一摆袖子,身形如落叶轻轻自城头飘落而下,双脚却还离着地,一步步向着白十二走近去。

    止息先前被天罚灭门不过瞬息之事,根本不知道眼前这撑着青伞的男子就是灭门真凶,只蹙眉拦到白十二前面,维护之意不言而喻。

    微澈也不在意,撑伞的手轻轻向着止息肩头一带,将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便自如侧过身去看白十二被布条遮着一半的脸。看了一晌没看出什么异样,微澈挑挑眉梢,大概是觉得自己顾虑太多有点跌份儿,缓缓抬手去撩开白十二脸上的布条。

    霎时银光一现,恍如白日穿过了厚厚云层骤然迸出刺目光芒。微澈一惊,以为是轻敌遭了暗算,手上青伞一转就已发动护身灵力。继而又意识到这不过是光罢了,于己并无任何威胁,便冷下脸来。再与同样冷着脸的白十二对视了足有一盏茶时间,沉着的面色才终于有了波动。

    白十二和微澈对瞪正起劲,却见这人突兀后退,面上表情变化极快且十分复杂。像是认出了她是谁,又像是认错人的迟疑;像是一瞬间露出了惊惧之色,又像是流露出澎湃杀意。

    “意外之喜。”最终,微澈轻轻扯动唇角,如此总结。

    “这位大人认错人了。”

    “星辰更替,日月流转,诸事如过眼云烟。若是面貌……这百十年过去,自然是记不清了。但这双雪瞳,六界之中再无其二,不会认错。”

    雪瞳?

    白十二一愣。这她可从未听说过,听微澈这口气,好像还是什么绝无仅有,世间珍稀的存在。只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不分昼夜发光而已,莫非是要把她绑城头作夜明珠么?

    “……看来是真忘了。”微澈侧过脸来,唇角缓缓上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接着道,“传言,锦洲大陆上有三种异术互相制衡,而这三种异术之外,再无可抗衡者。这三异术,其一,为天界至圣天师所有,谓之机缘册,可掌生死富贵,即天命。其二,为魔界魔尊所有,谓之御,可逆天而行,使人永生无死,伤必愈。其三——”

    他未撑伞的那只手伸出,虚点了点白十二的眼睛:“便是雪瞳。可观上下万年,世间百态,人心本质,幻术终极。为天界神之左使所有。”

    “百余年前,左使叛变,持剑上金殿,屠戮金甲护卫七十有二,与右使战于凤凰台三日三夜。后不敌右使,败于雨花台下。剥除神籍,打散灵力,封印修为。本该受凤凰火焚身极刑,然天帝仁心,天师仁道,免其死罪,投入下界。是以为‘余孽’。”

    微澈这话里涉及太多白十二从未听过的定义,加上他语气愈发低沉,更是听不太明晰。

    这“右使”,看来就是锦帘城外踩在腐尸堆上的那白衣男子了。澜平城与清心河以北的战事,想来就是那位指挥。

    至于那“左使”……莫非是三桦?

    白十二说是三桦徒弟,实则也没学什么东西,只知道三桦身份非同一般。如果他当真是什么左使,有意培养她作为一柄对抗天界的翻牌利刃,那也非常好理解。

    微澈也懒怠再给她解释,从袖中摸出一样什么小东西,懒懒拎着放到白十二面前给她看。

    那是一枚小小的玉坠。通体碧绿,其中翠色洋流般淌在其中,经日光投射,竟给人一种光华流转,内里有了个活物的错觉。

    白十二看着只觉眼熟,继而猛地一怔!

    这玉坠……这玉坠分明是她和老头子在澜平城以渔民身份过活时,对面船家窗户上挂着的那一块!她那时日日看着这漂亮的小东西,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此地竟然会再看见。

    “澜平城一战,原本毫无悬念,只因这么个小东西残存左使一丝恶念,我军损失惨重。”微澈说着,攥着那玉坠的丝线又往白十二面前递了递,莹莹绿色几乎碰着了白十二鼻尖。

    白十二瞪大了眼睛。

    她清楚地看到,那玉坠中心竟当真有个活物!那东西细细长长似乎是一根针,针上密密匝匝刻着无数花纹。玉坠中深深浅浅的碧色形成了一道流云,被这根针吸引着流转。之所以觉得这是活物,是因为白十二瞪大眼睛注视它时,她分明感觉到里面的那个小东西砰地一下撞击在玉坠上,似乎要从中挣脱出来。

    微澈却在这时候收回了手,把玉坠塞回了袖里,似对白十二一惊一乍的反应很不满意,扯一扯唇角道:“连这也认不出?澜平城一战阵亡的兄弟是白死了。”

    他转了转青伞,挑起眉梢拖长尾音戏谑唤道:

    “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