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如北望 > 正文卷 第九章 守护和禁锢是一个东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微澈迟疑着睁开了眼睛。

    雪剑的白色剑气充斥整个视野,因强光距离太近,眼睛都生出剧烈疼痛,额上一阵眩晕,几乎要吐出来。

    但白十二没有刺下来。

    通常一个极速奔跑的人很难立即停下来,他会有一个向前冲的惯性。可白十二刚刚还暴涨的灵力瞬间就平息了,说停就停,连口气都没缓。连她的表情都沉静了下来,被杀气激起的长发乱糟糟落下来散了满脸,唯独一双雪瞳在发丝中幽幽发着光。颇有些瘆人。

    接着,她缓缓收回了手。

    微澈只觉眼前白光缓缓淡去——不,与其说是白光淡去,不如说是黑暗逐渐侵占了视野。

    他先是一愣,眨了两下眼睛,便回过神来了。

    他眼前的不是黑暗,而是虚无。是盲人才能体会的虚无。

    能从神之左使剑下活命的,微澈当算是世间第二人。因此他也不过是转了转手中青伞,极冷静道:“谢左使。”

    白十二已收敛剑气站定了,连带着雪瞳的光芒也一并收起,面色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

    止息坐在树丛里看着她垂睫耷肩,披头散发,浑身灰扑扑的落拓模样,好一晌也没了言语。

    日头正毒,树木青草发出被灼伤的热辣气味,白十二却一副被大雨淋得面目全非的姿态。

    锦帘城上大红灯笼映照着青石砖,停滞的光仿佛凝固了的血。白十二看了一会儿才开口,像是在回应微澈:“锦帘城下好风光,红莲湖水漫赤涛。天公落雪皆作泪,何日涨潮比天高。血也流了,雪也见了。微小将军不走,是等着看乾坤颠倒吗?”

    ……

    …………

    止息万没想到,白十二紧接着又把他带回了锦国遗民的山洞禁地。

    微澈已走,那黑衣男子自然也跟着他走了,两个人这一次进入没有受到半分阻碍。

    重新到达那树根盘错遮挡着洞口的地方,白十二熟门熟路攀上被地下水汽浸润得滑溜溜的树根藤蔓,蹲在一处树根盘节上落了脚,又向下面的止息招招手。

    止息便也学着她踩到那条树根上,视线向下一瞥,就见那树根与藤蔓间交错凹下去的地方赫然躺着一副人骨。

    那骨头看起来年月已久,已经发黄,一部分的骨头甚至埋进了树根里。尸体原先的衣服也全都烂透,只在骨头上留下一些不知是什么的网状物。骸骨的左小腿处还是断开的,显然这个人在进洞时腿部受了重伤,不能继续行动了,才会靠在树根上等死。时间久了,树根与藤蔓长了起来,才会把骸骨左肩与胳膊的部分包进了树里。

    止息正查看那骸骨,冷不防白十二一巴掌摁住他后脑向下压,让他结结实实地来了个脑门亲树根,叭叭叭三个响头。

    “死者为大。”白十二淡淡地解释,将那骸骨能取出的部分小心取出,放到了一旁比较干燥的一处地面。

    止息当然不吃这一套:“你怎么不自己磕头!”

    白十二轻哼了一声:“他受不起。”

    这话里信息量可有点大,止息脑袋里乱糟糟了会儿,才拘谨着小心翼翼试探问道:“您……当真是……左使?血洗金殿的左使?”

    “神之左使早已不在世间。”白十二敷衍应着,探手在湿滑树根上摸来摸去,不知摸到了什么,她撤出手来,拍拍止息肩膀示意他摸摸看。

    止息有模有样地探手过去,起先只摸到滑溜溜的树根,接着指腹下的树根有了痕迹,摸起来似乎是些字符。他胡乱摸了两把,起初只觉得这玩意乱七八糟的不像是锦洲大陆上的,接着约摸越熟悉,总觉着这乱糟糟的玩意在哪见过。

    “守护咒!这是锦帘城墙上的守护咒!”

    白十二“哦”了一声,问:“破解之法?”

    “您开什么玩笑,这是右使画在城墙上的,除了至圣天师无人可解。”

    白十二不出声了,她一寸寸地摸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刻痕,安静下来的表情几乎可以说是“悲伤”。

    止息见不得她这样子,抓抓后脑道:“只是此处已在奇山脚下,怎么还会有守护咒?”

    “此咒,可克制灵力流动。谓之守护咒,谓之禁锢咒。不过是同一个咒术的两面。”

    “……您是说,天师与右使,在此地禁锢着什么人?禁锢谁?他?”止息指向那具骸骨。

    白十二不置可否,沉默看了那黑黢黢刻满咒文的树根良久,扭头问道:“带刀了吗?劈开。”

    止息瞪着眼睛看了看那被包在树根里的一截肩胛骨,脸色难看:“这,死者为大……”

    “拼得一口气跑回来,他等的就是今天。”白十二倒是很看得开,“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