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绝世女神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会杀你:但会囚禁你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凌风走到了琉颜身前,琉颜则怯懦的躲在了宁秋身后,宁秋双手张开挡在了身前,警惕的眼神盯着凌风,道:“你想干嘛?你们现在已经赢了,还要为难一位女子吗?”

    凌风露出了一丝怒容,哪怕眼前这位女子是自己喜欢的人,挡他去路,凌风也会狠下心折磨她。

    “让开!”凌风冷声道。

    “我就不!除非你杀了我。”宁秋威胁说道。

    “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吗?”凌风此话落下,一把推开了宁秋,抓住了琉颜的香肩。

    “啊——”琉颜尖叫一声。

    琉煵则看不下去了,他已经失去一个妹妹了,这个妹妹要是再被抓去,他如何向他父王交代,随即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一把长剑,脚步前踏爆射而出,凌风则看都未看他一眼,持破厄神剑朝着侧身,云淡风轻一般挥砍而至,战船上众人皆惊骇胆寒。近距离看到这一幕的琉颜小脸霎白,见破厄神剑削铁如泥,毫无阻力的削断了琉煵手中长剑,一阵剑风甚至让琉煵头上的发冠随之而下,头发散落在双肩,身形宛如痴呆一般顿在原地,正被凌风一剑指着喉咙,尽显狼狈。

    琉颜心如死灰,眼神透露绝望,颤声带着哀求语气道:“你放了我哥,我跟你走,求你!”琉颜渴望的看向凌风,她此时花颜失色,仿佛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

    正当凌风抓着琉颜离开之时。

    “凌风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这样对我吗?还是杀了我!”宁秋叫住了他,轻声问道,然而凌风并未理会她。

    “回答我!我想知道你的答案。”宁秋大喊道。

    凌风抓着琉颜顿在了原地,怔了怔,微微侧头,如玉发冠下,半边脸看向身后的女人,而宁秋此时视角只能看见他一只眼睛,那眼睛充满了锋芒,格外的凌厉。

    淡淡的语气,道:“不会。”

    宁秋以为他已经把话说完了,悬着的心仿佛轻松了下来,释怀的叹了口气,不过凌风接下来的话,便让她花容失色,仿佛人生大起大落。

    “无论你做了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都不会杀你……我会把你囚禁在身边,囚禁你一辈子,你伤的我有多重,我便爱的你有多狠,如若你想试试,大可来挑战我的底线。”凌风冷笑一声,便消失在战船上。

    战船上只剩下了蛮封两位统帅还有琉煵,虚空之上业火神殿与仙灵圣地对峙着。

    “站住!你要把我徒儿带去哪!”虚空中仙灵圣主喊道。

    凌风看向虚空中被业火神殿拦住的仙灵圣地一干人等,冷声道:“放心!我不会杀你徒弟,日后定会拜访仙灵圣地。”

    “哼!最好如此,我仙灵圣地随时恭候!”仙灵圣主身形一闪,消失在虚空之中,随后仙灵圣地弟子也撤离了战场。

    “破厄武神!我等也告辞了,用的着老夫的地方,随时来我业火神殿,本座恭候大驾!”业火神殿殿主与业火神殿一干人等都消失离去。

    凌风则命令着赤火军,将战死的甲士尸体一同带回,便离开了战场,整个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剩下蛮封大军的尸体无人收尸。

    战船上只剩下几千残留下的蛮封甲士。

    “至神州大陆布局在此,皆被一个凌风所毁……可恨啊!”宁秋双眼冒着幽火低声自语道。

    琉煵见宁秋异常,走上前来担忧道:“弦月妹妹!你怎么了……呃”宁秋捏住了他的脖子,琉煵艰难的抓着宁秋的小手,道:“弦月……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只要你死了!他们都死了!我会回去给你们通报给火皇,你们全被赤火候杀死了。”宁秋狰狞笑道。

    蛮封两位统帅看向此时的宁秋,仿佛她来自地狱,脸上竟是狰狞的笑容,纷纷发憷畏缩后退着脚步,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琉弦月!”琉煵惊恐的质问道。

    “下了地狱,你便知道我是谁了。”宁秋手掌传来强大的吸力,另一只手中已然握着一个黑轮,那吸力来源于那个黑轮,直到琉煵被吸成了人干,宁秋才放开了手。

    “你们都去死吧!”宁秋将凶兵渡世抛在空中,渡世骤然变大,化为遮天蔽日黑轮,仿佛一轮黑日,散发出黑色光芒,凶兵渡世发出强大吸力,正在剥夺着战船上甲士的生命,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成了人干,此时此处,仿佛人间地狱,人哭鬼嚎,惨叫连连。

    若是有人在场,便能发现此时宁秋头顶上有两道巨大虚影,一道血红虚影,而另一道则是淡蓝色虚影,两道虚影在互相抗衡,让战船上的宁秋跪地抱头痛苦不堪。

    “雄霸天!你若再利用我女儿屠造杀孽,迟早会被远古四神器之主杀死,永世不得超生!”淡蓝虚影冷声说道。

    血红虚影则是冷“哼”一声,道:“灵凰女神,我们几个斗了上万年,死的最惨的倒是你吧!现在幕后黑手都以布下滔天阴谋,我在以杀戮救世,不都一样吗?况且最终恐惧体已然降世,我们再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再说你何尝未有利用过你这个女儿,就连幻神也插了一脚。”血红虚影声音显得浑厚深沉。

    可就在这时,二人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大喊道:“谁!”

    桀桀桀桀……

    “被两位发现了!”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战场上死尸的影子飞出数不计数的黑袍,那黑袍盖住了全身,仔细看便能发现袍内里没有头颅,就连身体也没有实体,袍子里黑雾朦朦,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件会飞的衣袍。

    两位虚影皆是以凝重的眼神看向天空数百名黑袍子,天空中一名黑袍侧头看向战船上的尸体,不知是什么表情,传出声音道:“想不到堂堂浴血凶神,竟然研究我们的暗影之力!真是可悲可笑。”

    血红虚影深沉凝重的声音,道:“灵凰,快带着这孩子离开,她还不能死在这,我来托住他们。”

    面临共同的敌人,他二人放下了以往的仇恨,不计前嫌共对外敌。

    “你自己小心点!”灵凰虚影随即附入宁秋体内,宁秋突然站立起来,眼中透露着幽幽淡蓝色火焰,战船上霎那间散发九色光芒,宁秋优雅跃向空中化身为了九彩天凰,鲜艳而又雍华极为美感,朝着远方遁去,而几百名黑袍子欲追捕宁秋。

    “想抓她,先过我这关!”血色虚影顿时血色滔天,血色汹涌蔓延而出,哪怕只是遗留在凶兵上的一丝残魂,血红神力依旧威不可挡铺天盖地,袭至百名黑袍子,刹那间便将十几名黑袍子淹没,而被血红之气笼罩住的黑袍子,仿佛在被隐藏在血气中的地狱凶灵啃噬着,此时那黑袍子身上的黑袍都被吞噬殆尽,露出了人身,若有人在场,便以为这群人装神弄鬼,搞半天也只不过是人类而已。

    “该死!”眼见自己神力不够支撑下去,毕竟是一丝残魂所留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群黑袍子逃脱而去,血色虚影有些恼怒渐渐消散,直至消失。

    宁秋徒然清醒了过来,便见自己被一众黑袍所围住,顿时莫名其妙。

    “我刚刚不是在战船上吗?怎么会在这。”宁秋小声自语嘀咕着。

    可就在这时,这群黑袍子一拥而上,宁秋顿时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是好。天空出现巨大黑洞,只见长角巨大黑色头颅伸出,口吐黑焰袭至,烧死了一片黑袍子,黑袍子们为了躲避黑焰攻击,便放弃了接近宁秋的机会,纷纷散开在虚空中。巨龙即刻飞出了黑洞,化身为了人形来到了宁秋身旁,宁秋顿时小脸露出喜悦之色,因为有他在,总会让宁秋感到安全感。

    “沐橙你怎来了,哼,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宁秋双眼弯成了月牙,小嘴上翘露出了结齿,声音略略带有娇嗔之意,但还是掩饰不了她喜笑颜开的表情。

    见眼前小女人,沐橙何曾不知她内心其实是个男人,竟然被自己征服成这般小女人态,不由的感到自豪,沐橙抬手抚在了宁秋的脸蛋上,脸色忧愁,道:“宁秋,我很想你。”

    宁秋见他如此煽情,随即抬起了小手拍下了抚在自己脸上的大手,小脸气鼓鼓的娇嗔道:“大家都是男人,别这样!你再动手动脚,我把你阉掉!”

    “你舍得吗?那可是你的幸福啊!”沐橙挑逗道。

    就在二人打情骂俏时,空中一位黑袍子内传出了声音,道:“你们谈情说爱玩够了没有!”

    二人同时看向周围的黑袍子,沐橙认真口气开口说道:“小心点!这些东西乃是万年前攻入神州大陆的凶手,遗留在荒虚大陆的最终恐惧体!千万不要让他们近了身,也不要落地。”

    “知道了!”二人背靠背说道。

    宁秋面对扑来的最终恐怖体毫不惧色,因为他身旁有位好伙伴,和她一样来自二十一世纪,宁秋分出多个数十个分身,每个分身后面都出现了魔眼,发射出魔光射向黑袍子,而沐橙暴喝一声“龙魂驾驭!”,沐橙周身出现深深黑气蔓延而至,蔓延之处皆出现了各种形态伥鬼扑向黑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