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卷:孤镇怨灵 第二十六章:陷阱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视野中,就见街道右侧约百米开外,有一名身穿蓝色休闲装的欧美女人正哭喊奔跑着,女人又惊又累,哭喊间,踉跄的身体强行奔跑,目前就这样沿着大街直直朝前跑来,朝自己所在位置跑来。

    那是,玛莎!

    正是史密斯的老婆玛莎,同时也是昨晚和史密斯一起失踪不见的女人!

    奇怪的是……

    女人明显是一副逃跑模样,奔跑过程中亦不时回头,每一次回头女人都会目露惊恐,似乎身后正有什么东西追赶,可定睛一眼,却会发现女人身后什么都没有,至少在自己眼里是空无一物,空旷的街道落叶飞舞,连只老鼠都没有,女人竟是在无人追赶的情况下哭喊奔逃!?

    但,仅仅只看一眼,何飞就已经懂了,瞬间明白了。

    幻影!

    那叫玛莎的女人绝对受到了虚假幻影影响,否则又怎么可能会在全无危险的情况下逃命奔跑?

    “喂!等等!玛莎女士你不用跑了!”

    想是这么想,现实中何飞动作更快,未等女人跑到面前,大学生便已三步并作两步蹿下台阶,旋即挡在女人身前。

    “你,你是……快跑啊!有杀人疯子,后面有杀人疯子!”

    结果和预料中大庭相径,见路边突然蹿出一人,又见对方挡住自己去路,被吓一跳玛莎果然止步不前,尖叫一声,倒也很快发现身前之人有些眼熟,可眼熟归眼熟,未等叫出何飞姓名,满脸恐惧的玛莎便又重新大喊大叫起来,不停招呼青年快跑,和自己一起逃跑。

    同一时间,见女人认出自己,又见对方仍畏惧于身后幻影试图逃跑,何飞没有废话,一把拉住正欲逃跑的女人,然后在女人惊骇不解的目光注视下大声吩咐道,“不要乱动,你不会死,谁都不会死!”

    “啊!你疯了吗!?放开我,杀人狂过来了,过来了啊!”

    毫无疑问,许是被青年这一怪异举动搞的愕然变色,又许是太过畏惧于追了自己半个镇子的杀人疯子,被何飞一抓,本就惶恐的玛莎果然挣扎起来,边大喊边试图挣脱逃走,何飞又哪里肯容许对方挣脱自己,见女人挣扎,青年抓的更紧,可……

    接下来,一件让何飞大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放手!我要去找我丈夫,我知道我丈夫在哪,我要和史密斯待在一起!只有那里才安全,只有那里才最安全!”

    玛莎猛然发出大叫,喊出上面那段话的同时身体亦骤然用力,竟硬生生从何飞钳制下挣脱开来!

    至于何飞,则也在刹那间感受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大力量,就这样让对方从自己手里挣脱跑走,不过……

    虽诧异于女人为何力量如此之大,虽不解与对方为何如此急躁,但此时此刻,青年所真正在意的却已不是这些,而是一句话,一句女人挣脱跑走时所留下的一句话,其中就包满某段足以让何飞万分在意的信息。

    那便是……

    只有那里才安全,只有那里才最安全!

    不错,正因上面这段信息,除在意外,思维灵敏的何飞则也不由自主将其同困扰他已久的‘归宿’问题联系了起来。

    (不单是玛莎,连史密斯也活着吗?刚刚玛莎说她知晓史密斯在哪且保证那处地方安全,莫非玛莎口中的‘那处地方’就是‘归宿’?毕竟如果不是置身‘归宿’的话,那史密斯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联想到此处,何飞除顿觉有所发现外,整个人亦犹如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一样瞬间面露喜色,见玛莎越跑越远,仓促间也顾得上别的了,唯恐对方跑丢的何飞亦当即二话不说拔腿追了过去,边追边呼喊,试图让对方停下以便询问一下具体细节。

    可惜何飞的呼喊全无作用,犹如认准身后一直有某种危险在追赶自己一样,无论何飞如何呼喊也不管他如何询问,正前方,被吓疯的女人却始终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自顾自奔跑着,女人跑的飞快,何飞竟一时无法追上对方!

    (这女人咋跑这么快?之前不是还一副疲惫模样……难不成是幻影?不对,不可能,绝对不是幻影,刚刚我就曾接触过她,是真实的。)

    按理说像这种时候换成旁人大可不必卖力去追,要是平时何飞亦不太可能死命追赶,但,这一次所有不同,完全不同,由于从对方嘴里察觉到‘归宿’线索,所以哪怕在累何飞也必须紧跟对方,跟着那名叫玛莎的女人去找史密斯,找到其丈夫藏身的地方,而那处地方,则极有可能是这场灵异任务的生路,是‘归宿’,是女螝唯一不敢去的地方,是保证自己能否活下去的最后希望!

    结果显而易见,虽不解于女人为何速度如此之快,可在确认过女人百分之百不是虚假幻影而是真人后,暂时抛下心中疑惑的何飞依旧紧追不舍,当然,虽说确实追不上玛莎且跑动中也无法从其口得知详细线索,然铆足力气的何飞依旧能做到紧紧尾随,至少先跟着对方找到那疑似‘归宿’的地方再说。

    于是,就这样,仓促间打定主意的何飞就这样追了过去,紧紧尾随于玛莎身后奔跑于大街之中,开始在这座死寂无人的荒废小镇里东奔西跑,脚步响起,玛莎跑于前头,数米开外何飞则也尾随着女人朝某未知一方向奔去。

    ………

    时间,17点30分。

    呼啦,呼啦。

    沙,沙沙沙……

    气温,不知不觉有所下降,风声,不知不觉愈演愈烈,伴随着阵阵凉风呼啸,混合着树枝肆意摇摆,天空开始变暗,太阳慢慢西斜,悄无声息靠近地平线,如同给本就荒芜孤寂的小镇蒙上一层模糊面纱般,让人迷茫,让人诧异,让一切所见之人心生惧意。

    但对于何飞而言却并非如此,至少对于即将找到生路的他来说,危险似乎远去,女螝所带来的强烈死亡感亦随着愈发靠近生路而渐渐消散。

    他目前只需做一件事即可,那就是找到‘归宿’,然后躲进‘归宿’里。

    青年在奔跑,尾随着玛莎穿梭于小镇各条大街,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很快,当进入镇南一条狭长街区时,玛莎停了下来,停止了奔跑,停在了一栋门窗紧闭的废弃民宅前。

    似乎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已安全,停止奔跑之际,又见何飞也一直尾随身后气喘吁吁,玛莎除面露欣喜外,还不忘回头朝身后同样停下脚步的何飞招呼道:

    “就是这里,我丈夫就躲在这里,咱们快进去,这里很安全!”

    言罢,不等只顾喘息的何飞提出询问,玛莎就已率先朝房门走去,至于何飞,见对方抵达目的地后仍然行色匆匆不愿同自己交谈,无奈之下也只能跟了过去,跟随女人朝房门走去,打算先进入房子在进行详细询问。

    可……

    不知为何,正当二人一前一后走至门前且玛莎也即将推门而入之际,何飞竟莫名其妙心脏一紧!

    说是莫名其妙,事实上则并非完全莫名其妙,而是……

    就在刚刚,或者说随着与民宅之间距离越来越近,注视着前方民宅,注视着玛莎背影,些许疑问不由自主浮现与脑海,乃至愈发浓烈。

    不可否认玛莎是真人而并非幻影,否则他也不可能尾随跟来,但问题是……

    就算对方确实是真人也切切实实并非幻影假象,可眼前这个女人,这名叫玛莎的女人,似乎,似乎仍有点不太对劲。

    比如自己最初遭遇对方时,女人看起来非常疲倦,奔跑期间脚步踉跄身形虚浮,怎么看都是一副虚脱模样,但在给他何飞留下一句‘价值信息’后却又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体能重归充沛跑起来连身为男人的自己都追不上,仅仅只能做到勉强尾随。

    这是一方面,此刻,当好不容易抵达终点又来到一座疑似‘归宿’的民宅,一路跑来,自己累得气喘吁吁汗水直冒,可女人从始至终不累不喘,既没有流出汗液也没有过多喘息,一切如常,就如同刚刚那番狂奔不存在一样,玛莎的体力有那么好吗?

    至于面前这栋民宅……

    则相对完好,细心观察还可以发现民宅门窗紧闭基本无法透光……

    咯噔!

    是的,也恰恰是上面这些疑问的出现才促使何飞心脏猛然一紧,欣喜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满满的刺骨寒意!

    怀揣着这些疑问,思考着种种不解,渐渐的,何飞面色变了,变得有些发白,变得脸孔抽搐,他,貌似,想到了什么,貌似察觉到了什么,心脏骤颤间,大学生停下了脚步,将隐隐发颤的手悄悄伸向后腰,接下来……

    “玛莎女士,请等一等。”

    “嗯?”

    见背后传来青年声音,正欲推门而入的玛莎下意识回头,然,刚一回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骤然暴起的何飞,以及……

    一把径直刺来的雪亮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