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卷:孤镇怨灵 第二十九章:生死极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作死,这是赤裸裸的作死!

    寻常人别说被螝追了,哪怕是看到螝都会肝胆俱裂屁滚尿流,然而此时此刻,待度过了初始恐惧与绝望后,何飞,这名正被女螝一路追杀的年轻大学生既没有祈求上天保佑自己,也没有期盼女螝放过自己,反而唯恐女螝不追自己一样边跑边喊,用语言挑衅着身后那只神通广大的索命厉螝!

    为什么?何飞明明快累死了,甚至即将被追上杀死,他为何还要这么做?

    答案不得而知,唯一只晓得是……

    死命狂奔间,何飞转移了方向,不在像之前那样无目的奔跑,转而在某种思绪促使下拐过一条条街道穿过一处处胡同,就这么咬牙狂奔着,用透支生命的方式强行朝某一区域挥汗疾驰,身后,则是女螝,一只不把前方人类杀死誓不罢休的凶灵螝物,连同一起的,还有一大片现已覆盖半座小镇但依旧随女螝移动而持续蔓延的寒冰世界。

    是的,残月映照下,阴暗环境中,目前整座克罗索小镇已有大半被冰霜覆盖,加之冰霜本就属于女螝能力之故,随着女螝杀意越来越浓,冰霜覆盖面积则也越来越大!

    可以预料,在这么继续发展下去,在这么继续追击下去,哪怕何飞仍有体力维持狂奔,可随着冰霜面积的逐渐扩大青年活动范围亦会越来越小,直至整座镇子被寒冰包裹,到那时,等待青年的下场可想而知,那种稍碰一下就能冰封一切的死亡冰霜会轻而易举让其变为冰雕,然后碎裂,死无佺尸。

    冰霜仍在蔓延,现已不知不觉间将镇子三分之二覆盖,仅剩东部区域。

    然而何飞此刻也恰恰正朝镇东方向奔跑,朝那最后一处未冰封之地死命狂奔着!

    说实话,以目前态势,不管怎么看何飞都死定了,绝对死定了,别说撑过一夜看到第二天太阳了,能在坚持5分钟都算奇迹。

    死亡,似乎已成必然。

    ………

    “呼!呼!呼!”

    哒哒哒哒哒!

    剧烈喘息间,何飞又一次回头看向身后,见女螝仍在尾随追击,又见前方依旧是绵延无尽的道路,大学生除心脏越跳越快外,之前曾强行压下的绝望感亦悄无声息充斥脑海。

    (该死,还没到吗?还没有到吗?我,我快跑不动了,我快坚持不下去了……)

    脑海是这么想,现实中何飞也确实不行了。

    仔细观察,表面上看青年虽依旧保持疾步狂奔,但事实上现在的他每跑一步身体都在狂抖,汗液如下雨般随着奔跑晃动肆意飞溅,近乎跳出胸腔的心脏更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停止,在这么跑下去,用不了多久,或许是半分钟又或许是几秒以后他就会死,被活活累死。

    (我跑不动了,我……不行了……)

    说来也巧,正当何飞愈发难以坚持乃至即将脱力倒地之际,借助月光,就见前方约百米开外,他看到了目标!看到了他必须要去的地方!

    (额?那,那是!我,我看到了,就是那,就是那里,还差最后一百米,最后一百米啊!)

    许是目标的出现让何飞重新看到希望,又许是早已将一切全部堵在了上面,见目标出现,又见自己同目标之间也已仅剩最后百米,刚刚还愈发虚弱脚步踉跄的大学生当即咬紧牙关,依靠压榨生命力这种惊人方式做出了他最后一场狂奔冲刺。

    哒哒哒哒哒!

    90米……

    近了,近了。

    70米……

    60米……

    更近一些,又近了一些。

    30米……

    还剩10米,还剩最后10米距离!!!

    “哈哈哈哈哈哈!”

    暂且不说何飞如何拼命又如何发疯般冲向目标,同一时间,随着追击的接连持续,身后,女螝那持续已久的狂笑则也愈发尖利,愈发骇然,现如今整座小镇除呼啸风声外就只剩下女螝笑声,只剩那响彻天际的刺耳狂笑。

    不仅如此,和愈演愈烈的狂笑一起出现的,还有周遭所突兀发生的一系列可怖变化。

    伴随着女螝笑声,夜幕中开始浮现出某种事物,凭空浮现出一颗颗头颅,一张张女人脸,和女螝一模一样的巨大女人头颅!

    仅仅数秒内,数百颗巨大骇人的女人头颅凭空出现,莫名浮现于半空,数量之多近乎遮天蔽日,有的漂浮于街道两旁,有的出现于女螝身边和女螝一起大笑,有的出现于高空上方俯视地面,有的出现于两侧房屋透过窗户窥视外界,有的则干脆出现在何飞正前方,直接拦在了青年的必经之路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死!死!”

    一时间,无数女人头颅和尖笑声充斥世界,充斥耳膜,听得何飞毛骨悚然,看的青年肝胆俱裂,也幸亏他胆量颇佳且早已知晓那些女人头颅属于虚假幻影,否则别说有勇气继续跑了,单凭这幅场景就足以把他乃至任何人活活吓死,可就算早有准备,那一颗颗突然冒出的巨大脑袋还是将青年吓得全身巨颤,身体狂抖!

    (不,还差最后一点,还差最后一点距离了啊,我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呀啊!”

    当然,恐惧归恐惧,但对于即将抵达终点的何飞而言他仍然强行承受住了这种滔天惧意,在次发出大吼,身体依旧不停,依旧直直冲向前方,冲向正前方一颗横栏路中的女螝头颅,然后,他穿了过去,整个人径直穿过了眼前那颗看似骇人实则仅仅只是道虚假幻影的女螝脑袋。

    可惜这没什么意义,青年虽然压制恐惧继续奔跑,但不恐惧并不代没有表危险,因为,在他身后,还有一只实打实真实存在的女螝,一只能轻而易举秒杀人类的索命厉鬼正死命追击着!

    见猎物不怕幻影,身后女螝反而笑的愈发狰狞,愈发残忍,旋即,一句盖过所有笑声的骇然话语自背后传入何飞耳中:

    “不死吗?还不死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那么……”

    “死!!!”

    接着……

    女螝骤然加速,像一道闪电般加快了飞行速度!

    竟用比之前追击时足足快了10倍以上的逆天速度猛然冲向前方!!!

    冲向在其眼里堪比蚂蚁甚至还不如蚂蚁的弱小人类!

    原来……

    原来女螝一直在保留实力!像一只追赶老鼠的猫那样从始至终在戏耍猎物,根本没有将猎物立即毙命的打算,是的,‘她’恨极了前方之人,恨极了何飞,女螝不打算给青年一个痛快,要折磨对方,让对方死前饱尝绝望,饱尝痛苦,只有把对方折磨到极致‘她’才会结果掉对方,现在,女螝戏耍够了,顿感无趣的‘她’决定杀死猎物。

    像一只戏弄够老鼠的猫一样不在玩耍,开始给予猎物最后一击,毙命一击。

    “死!!!”

    于是,伴随着身后那道刺耳尖嚎,女螝骤然加速,用堪比闪电一样的恐怖速度直直冲向前方。

    冲向距离目标也已仅剩最后5米的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