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血雾鬼村 第三十一章:诡异地铁站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二卷:血雾鬼村

    ……………

    “徐海,你是本地人,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

    “你,你是在问我吗?我哪知道这是咋回事?更何况以前来这里时也从没碰到过这种事啊。”

    “完了,出口找不到,手机也没信号,咱们,咱们到底要在这待多久?我可不想被困死在这!”

    朦胧间,何飞被持续响彻于耳旁的争吵与呼喊声惊醒。

    和早前清醒有些类似,不过,这一次,当何飞睁开眼睛时视野却是一片漆黑,既看不到周围环境也无从知晓身处之地。

    (嗯!?)

    然何飞反应何其之快?尤其当不久前经历过一场险死还生后,大学生的镇定程度早已磨练出来,刚一清醒,见视野漆黑,甚至连想都没想,仅仅略微一怔,何飞便已在本能促使下手脚并用拄地起身,旋即二话不说伸手入兜,用最快速度掏出手机。

    照明功能被立即开启,光线照亮前方,虽说光线微弱,倒也勉强看清了周围部分环境以及……

    何飞自己。

    借助手机照射,首先展现于视野中的是一座昏暗无光的站台。

    是站台,且百分之百还是一座地铁站台,毕竟何飞又不是第一次来地铁站,对于地铁站里大体是何环境乃至内中都有什么他可是了然于胸,而此时此刻自己正置身于一处地铁站站台中,前方十几米外是地铁铁轨,身后则是因光线不足而无法看清的漆黑空间。

    (这里……)

    不知怎么的,发现身处地铁站,何飞猛然回想起一件事,一件不久前自己亲身经历之事,记忆中,在莫名其妙出现于克罗索小镇之前,自己和好友陈海龙就曾被一股飓风吸进地铁站。

    如今见自己竟又重新置身于地铁站内部,虽不见陈海龙,可何飞依旧认定此地十有八九仍是他最初被吸进的地方。

    (难不成,这里是……)

    当然,思考归思考,待确认完周围环境,思绪一转,何飞才恍然意识到……

    自己没死!?

    不仅活的好好的,就连身体都完好无损!

    是的,借助手机照射,就见原本身受重伤的自己早已毫无异常,伤口不见了,断掉的双臂恢复如初,血肉模糊的胸口亦完好无损,别说伤口了,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损,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如同早前在克罗索小镇里的一切经历都不存在般,仅仅只是一场梦而已。

    (这是咋回事?)

    感觉像是梦,但事实上何飞却不这么认为,毕竟在克罗索小镇里的一番经历印象太过深刻,加之陈海龙也已不在身边,你说这是梦?打死何飞他都不信。

    好在何飞一向不喜欢钻牛角尖,见自己现已完好无损又见暂时找不出答案,很会调整个人心态的大学生当即放弃思考,转而观察起周围,或者说顺着争吵声看向右侧,看向几米外那两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看向那两名无一例外神情慌张的家伙。

    可谁曾想,这不看还好,看清二人之际,何飞竟第一时间发出惊呼:

    “徐海!陈晓东!?”

    不错,就见视野中,目前正争吵不休的两名年轻人自己居然全都认识,是熟人,赫然是自己的另外两名大学同学,徐海和陈晓东!

    没想到除陈海龙外,这徐海和陈晓东居然也出现于地方,这,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咦?何飞你醒了?”

    果然,由于双方早就熟识,被手机光亮一照,又听有人发出声音,慌乱已久又争吵不休的两人当即闭嘴,双双转移目光,见是何飞醒来,不等何飞说些什么,身材高大的徐海便已拿着手机抢先来到青年面前焦急询问道:“何飞你可醒了啊,告诉我,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地铁站漆黑无人?又为什么出不去?”

    “是啊是啊,这螝地方我俩跑了半天,每次都会绕回站台!”和徐海类似,由于太过慌张,徐海话音刚落,身形较瘦的陈晓东亦皆随其后附和起来,听二人话语,似乎自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而眼前这两个家伙也早就置身于此了?

    心念电转间,尤其当察觉到事情愈发不对劲时,思绪一动,何飞制止了二人询问,转而用一种快刀斩乱麻般的口吻一边挥手一边朝二人道:“等等,你俩先等等,徐海你和陈晓东说啥?能不能先告诉你俩是咋进来的?”

    “咦?何飞……你,你莫非也什么都不知道?”

    不出所料,何飞此言一出,二人先是一愣,又互相对视一眼,很快,顿觉不太对劲的徐海则也如同明白了什么般说出上面那句话,当然了,诧异归诧异,紧张归紧张,抱着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一念头,外加多一人多一分力,经何飞再三要求,徐海还是将前因后果朝何飞叙述一通。

    通过叙述,原来同何飞与陈海龙类似,因学校放假之故,许多外地大学生纷纷离校回家,家不在本地的陈晓东也同样需乘地铁回家,徐海倒是本地人,但也正因家在本地之故,走出学校的他又哪里肯率先回家?好不容易放暑假,玩心颇重的徐海打算去城西游乐园玩上一天在回家,于是便和路中偶遇的陈晓东结伴同行,乘公交一起来到地铁站。

    然而令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才刚走到地铁站门口,甚至还没等两人察觉出周围环境异常,下一秒,两人就被一股突然冒出的飓风强行卷进了地铁站内部,卷进那不知何时早已漆黑阴暗的空间里,直到飞抵站台附近飓风才终于停止,不仅如此,滚落站台之际,二人除不出意外慌张惊叫外,还赫然发现空旷死寂的站台上除他俩外竟还存在着第三人,地面躺着一个人,一名熟人,正是他俩的大学同班同学何飞!

    原来早在徐海和陈晓东‘被迫’进入地铁站前何飞就已置身于此,且处于昏迷状态,结果可以预料,待呼喊何飞无果后,借助手机照射,二人开始逃跑,试图逃离这座诡异阴森的可怕地铁站,不曾想,没过多久竟进一步让他俩发现了一件无比可怕的事实。

    那便是……

    地铁站出不去,他俩出不去!

    并非没有出口,而是找不到出口,不管两人如何逃跑,如何四处乱串又或是如何寻找摸索,跑了一圈每次都会莫名其妙重新回到站台,回到二人最初掉落的地方!

    待尝试数次每每都是此种结果后,徐海害怕了,陈晓东害怕了,恐惧悄然袭来,加之地铁站本就漆黑阴暗的气氛,再加上这种无法理解的诡异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想而知,无法逃走的两人濒临绝望,近乎崩溃,绝望中,逃跑无果的二人开始尝试联系外界,试图通过手机寻求救援,不料却发现手机居然信号全无!

    于是,走投无路又无可奈何的两人只能绝望待在原地,待在站台,就这么同昏迷不醒的何飞一起被困于此,直到何飞自行醒来。

    “……事情就是这样,何飞你难道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吗?”

    见何飞默不作声,又见对方和自己一样面露惊色,虽已从对方表情中观察出些许结果,但叙述完前后经过的徐海仍不死心的继续追问起何飞,试图从这名先一步进入此地的同学那得到些许答案。

    可惜,二人注定要失望了,原因在于何飞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事实上就连何飞自己最初进入这里的方式也是和徐海两人一般无二,皆是被飓风卷入。

    不过……

    听完徐海叙述,又确认对方和自己的进入方式一样后,何飞仍瞬间发现了一丝不同点,或者说发现了一处自己与徐海二人之间最大不同点,即,徐海与陈晓东是直接进的地铁站,而他和陈海龙两个人却是率先进入一座名为克罗索的未知小镇里,直到完成那所谓的灵异任务,自己才毫发无损的重新在地铁站醒来!

    至于陈海龙,则消失无踪。

    为什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此处,何飞眉头紧锁表情茫然,他既搞不懂事态缘由亦无法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凭空推测出答案。

    最终,思考无果的何飞打算将事情经历告知对方,重新抬头,张口朝徐海和陈海东说道:“那个,我其实是……”

    不料也恰恰是此时,正当何飞也打算把自身遭遇如实告知面前两位一筹莫展的同学时,话未说完,何飞停住了,突兀闭口不言,旋即和置身两侧的徐海和陈晓东一起集体看向某一方向,看向站台右侧,看向前方那隐没于黑暗中的阴森地铁道。

    因为,就在刚刚,远方传来响动,地铁尽头传来一串由远及近的机车轰鸣声。

    轰隆……轰隆隆……

    ………

    黑暗中,远方,地铁尽头突兀传来阵阵轰鸣,声音也很耳熟,凡是坐过地铁的人都知道,一旦这种轰鸣传出便代表地铁列车即将到来。

    地铁要来车了?

    这是听清轰鸣之际何飞、徐海以及陈晓东三人脑海首先冒出的念头,接下来,无法逃离又身处站台的三人就这么望着前方,一边聆听着越发响亮的地铁轰鸣一边茫然若失的看着前方,看着地铁通道,注视着那即将抵达的地铁列车。

    结果和预料中完全相同,随着距离越来接近,轰鸣声亦逐渐加大了,过了大概半分钟,一道车灯在通道拐角处显露出来,车灯非常明亮,不仅瞬间刺破了周遭黑暗还清晰照亮了站台,紧随其后的,也果然是一辆外形明显的地铁列车。

    呲拉!

    接下来,地铁列车在三人所处站台前慢慢停了下来,没多久,随着呲啦一声轻响,正对三人的车门亦径直打开。

    不仅如此,车门开启之际,下一秒,一名陌生男子则也紧随其后大步走出列车,旋即就这么站在三人对面,一边面露笑意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何飞、徐海以及陈晓东三人。

    而同样的,男子观察三人之际,三名大学生又何尝没有看清对方?可……

    可这不看还好,刚一看清男子样貌,无论是何飞还是徐海又或是陈晓东三人竟无一例外被吓了一跳!

    因为……

    眼前这家伙不是好人,绝对不是好人!

    视野中,就见男子是一名光头大汉,看起来约摸30余岁,体格极为魁梧,身高一米八五左右,身穿一件黑色背心,浑身肌肉扎实,一脸凶相,搭配脸孔还没有刮干净的浓密胡渣竟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狰狞感!

    就这体型,就这样貌,哪怕是上帝告诉世人这家伙是好人估计大多数人仍会持怀疑态度,而这些人里自然就包括何飞三人。

    果然,见光头男样貌如此凶狠,被吓一跳的何飞当即下意识后退一步,徐海和陈晓东亦被震慑的双双咽了口唾沫,三人内心发虚之际,对面光头男似乎也已打量完了众人,不等几人说话,光头男先是嘴角一扬露出一副极为明显的狞笑,接着便一边张开双手一边狞笑着朝何飞三人说出一句话:

    “新人们,欢迎你们!欢迎乘坐这趟永远充满死亡和绝望的深渊列车!”

    ………

    话归正题,如果说之前三人还仅仅只是在意光头男样貌,那么此刻却又被光头男刚刚那句话搞的一阵莫名其妙,无论是何飞还是徐海又或者是陈晓东,三人皆无任何反应。

    “哼哼!”

    至于光头男,见对方沉默不语,又看了眼站台上有些发懵的三人,依旧不等几人说话,男人先是冷笑了一声,接着便朝何飞三人一招手道:“怎么?还不赶紧上车?难道你们真的想死吗?”

    终于,当再次听到光头男那莫名其妙的话语后,愈发疑惑的何飞忍不住了,略一犹豫,眉头一皱朝对方询问道:“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上这辆车?听你的口气……貌似,貌似这辆车还必须要上?”

    别说,何飞这一开口,一旁发呆许久的徐海和陈晓东倒也反应了过来,不单反应过来,二人也双双被光头男那盛气凌人的言语搞的面露不爽,尤其是徐海,虽说自打进入地铁站以来就一直处于惶恐不安状态,可在学校时他好歹也算拳击社骨干分子,加之身材同样高大,被对方这么一嘲讽,高大青年顿时不乐意了,何飞话音刚落,徐海便也壮着胆子反击道:“你到底是谁?为何非要让我们上车?你让我们上我们就上吗?不上车就会死?你唬谁呢你!?”

    听到徐海这句话,何飞登时心脏一紧,心中暗呼不妙,他原以为门口那名光头男在听到徐海的话后会立即生气暴起,然后和徐海动手,不料……

    “哈哈哈哈哈!”

    不料光头男不仅没有生气动怒,反而犹如听到某段非常搞笑的笑话般当场哈哈哈大笑起来,不仅如此,男人一边笑还一边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们三个,笑了许久,直到笑够了,男人才止住笑声,接下来他似乎也懒得说话了,居然二话不说直接转头就走,似乎要重返列车。

    不过,就在光头男作势回返之际,不知为何,刹那间,何飞竟顿觉一阵寒意袭来!

    是的,别看前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但期间何飞可谓一直在细心观察光头男,脑海亦始终猜测着列车和光头男身份,思考间,他隐隐感觉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加之那股寒意作祟,见光头男即将离开,终于,何飞慌了,慌乱中青年哪里还顾得上观察?当即抢在在男人进入车厢前冲其后背大喊道:

    “等等,请等一下!”

    似乎本身不愿放弃三人又似乎刚刚那番作势回返也仅仅只是吓吓对方,听身后有人大呼等等,身体略一迟疑,光头男倒也重新转过身来,旋即用略带玩味的语气询问道:“怎么,你们不是不愿登车么?还想说什么?我可向来不喜欢和即将变成尸体的死人废话。”

    与此同时,见何飞重新叫住光头男,又见回过身来光头男仍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论,何飞身侧,徐海和陈晓东不免诧异连连,很明显,像这种时候想办法逃离地铁站才是正题,怎么何飞却非要和眼前这名净说一些胡言乱语的光头交流?

    道理是这样没错,然何飞却早已自动忽略了身旁两名同学的疑惑目光,反而在听完光头男那句颇显诡异的话语后眉头皱起,神色微微一怔,旋即一脸郑重的朝光头男说道:“这位先生,我们三个全是大学生,因放暑假才来坐乘地铁,刚刚言语间如有冒犯我先替我这名同学向你表示道歉。”

    待用诚恳语气说完一段客套话后,未等旁人有所反应,下一秒,何飞面容一凝,接着便加重语气朝光头男提出了一个重点问题,同时也是目前他非常关心的问题:“另外也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催促我们几个赶快上车?不上车会死又是什么意思?以及……”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