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血雾鬼村 第三十二章:深渊列车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见何飞放低姿态和自己说话,光头男人倒也没斤斤计较,略一沉思,朝何飞几人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们几个应该是被一股飓风吸进地铁站的吧?”

    光头男话音方落,三人顿觉一阵吃惊,毕竟这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可光头男人又是从何而知?且还如此清楚?

    察觉三人目露惊讶,貌似早就知晓会是此种结果的光头男没有废话,而是紧随其后说出了另一句出人意料的话来:

    “看来我说对了啊,既然如此,那么我很不幸的告诉几位,你们如今已遭到了诅咒,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和过去的幸福生活告别了,因为凡是来到这地铁站的人都要被迫登上这辆列车,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会死的十分凄惨!”

    “诅咒?这,这怎么可能?”

    “你在开玩笑吗?”

    此言一出,三人顿觉一阵惊慌,光头男则依旧没有搭理他们,无视三名大学生反应,摸了摸光滑脑袋,仍自顾自朝几人继续道:“都先闭嘴,废话我不想多说,要是不信的话就把手放入裤兜翻翻,看看是不是多出一张印有骷髅头的车票?”

    嗯?

    别说,许是早已在不经意间被对方言论感染,有些紧张的三人听后倒也纷纷将手伸入裤兜,就连何飞亦按照对方所言下意识摸向裤兜口袋,翻了一会,最后竟真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张从未见过的诡异地铁车票!

    之所以用诡异形容源自于车票非比寻常,那是张印有一颗蓝色骷髅头的车票,不细看倒也罢了,细看之下甚至能隐约察觉到骷髅头似乎正保持着微笑,那副笑容极为诡异,不管从那个方向看总感觉骷髅头一直盯着自己。

    见此一幕,无一例外从衣兜摸出车票的何飞三人果然集体面色一变,而三人的这种反应看起来也很让光头男满意似的,见状,光头男咧嘴一笑,旋即得意的解释道:“嘿嘿,都看到了吧,这张车票就是证据,这可是诅咒为特意你们所颁发的登车证明啊,有了这张车票你们就是执行者,哦,对了,不要试图扔掉这张票,这张票已经被诅咒和你们的生命绑定了,无论将其丢弃在哪,过不了多久票又会重新出现在你身上,另外也不要试图撕毁这张票,因为这票无法毁坏,不管是手撕牙咬甚至刀劈火烧皆全无作用。”

    此刻,目睹身旁因不信邪而立即动手疯狂撕票的徐海和陈晓东,注视着二人冷汗直冒,又观察着二人手中那无论如何用力都毫发无损的骷髅车票,一旁同样手持车票的何飞顿觉心脏沉入谷底,然后犹如突然想起某件重要事情那样转过头重新看向光头男,嘴角先是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最后张口询问道:“如果,我是指如果,如果我们按照你口中那个‘诅咒’要求上了这辆列车,会怎么样?”

    “问得好!总算问了个关键问题!”

    光头男听后伸手摸了摸下巴胡渣,目光看向何飞,似乎很赞赏这名青年般点了点头,接着便爽快答起了青年这一问题:

    “你刚刚问上了这辆车会咋样是吧?那么听好,一旦上了这辆车你就要一直的坐着这辆车前行,这辆地铁列车属于自行行驶没有驾驶员,列车走到哪里你就要坐这辆车跟哪,且每隔一段时间,诅咒就会给列车乘客也就是执行者发布任务,任务发布后,列车便会自行行驶到任务目的地停车,届时不管执行者愿意与否都要下车去任务世界执行任务,任务会有一定规则和要求,至于执行者则只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即可,任务完成后便可被重新传送回列车里。

    (任务?难不成是灵异任务!?听起来怎么和我之前执行的那场……)

    光头男解释完毕,或许徐海和陈晓东还无法深切体会出内种含义,但对于不久前曾亲身经历过一场灵异任务的何飞而言却已深信不疑!

    是的,由于早前被卷进地铁站时曾率先进入一场任务世界加之更率先与螝接触过,所以何飞可谓是目前三人里唯一一个明白并了解光头男所言非虚之人,当然,也正如前面所说,何飞虽是明白可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明白,何飞暗自心惊之际,身侧,许是从无法撕毁的车票那多少得到些证实又许是联想到地铁站的种种诡异,愈发不安乃至隐约信了大半的徐海急忙抬头,然后和满脸茫然的陈晓东一起异口同声问道:“任务?什么任务?”

    “啥?什么任务?”

    似乎对这一等同废话的问题非常不满,光头男人听后不由嘲讽道:“自然是灵异任务啊,我之所以将这趟列车称之为深渊列车,难道你们认为这不和螝怪灵异有关系我会有这种叫法吗?”

    遭到一顿嘲讽的徐海和陈晓东登时语塞,而获得部分证实的何飞亦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趁此机会,既上一问题后,为了进一步证实心中所想,何飞追问道:“既然灵异任务里有螝存在,那,那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会怎么样?如果完不成会怎么样?”

    “完成任务后乘客会被瞬间传送回列车,这点不用担心,不过,要是完不成任务……你就会遭到惩罚,被诅咒规则残忍抹杀!当然了,很多时候抹杀不会出现,一旦任务失败也往往等不到规则抹杀,螝,就会抢先代替规则将你杀死!”

    这是光头男语带双关的回答,言罢,顿了顿,微微抬头扫何飞三人一眼,不等对方做出回应,似乎感觉仍不满意,光头男又进一步给三人泼起了冷水,嘴角一扬继续道:“嘿,别以为灵异任务很简单,我上面已经说了,在任务世界里执行者所面对的可是真真正正的螝!会残忍杀人的螝!先不提灵异任务那本就极高的死亡率,就算你们侥幸完成任务返回列车仍不能说明什么,你依旧要待在车里继续跟着列车前行直到下一场任务出现,直到你们最终死在灵异任务里,这也是为何一开始我说这是一辆深渊列车的根本原因!”

    其实话说到这里,根本不用光头男继续说下去徐海和陈晓东就已经被他上面那些毛骨悚然的话给吓尿了,以至于就连早有心理准备的何飞都心中惨然,待得知自己竟陷入了某个毫无逃脱希望的神秘诅咒里后,青年脸孔一片死灰,内心深处不断发出哀嚎。

    (这倒底是什么螝地方啊?现实中居然会发生这种事?且这种事竟还被我碰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我不想待在这里,不想待在这里啊,爸,妈,还有小妹,我难道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你们了吗?)

    何飞内心发出哀嚎,然早已被吓成半死的徐海和陈晓东则更为不堪,尤其当听说再过不久自己就要进入那所谓的灵异任务世界面对螝时,徐海被吓懵了,陈晓东则也像是被吓魔怔了一样嘴里不断念叨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好在何飞心理素质过硬,仅仅过了十几秒就已强行从那股恐惧绝望状态中挣脱,原因在于……虽说心中充满绝望,可他的潜意识里仍保留着一丝希望,看了眼两名同学反映,咬了咬牙,怀揣着最后希望,目光望向光头男的同时嘴里亦反问道:“那,要是我们不登车呢?”

    “哈哈哈哈哈!”

    何飞原以为对方听后会立即回答自己,不料刚一说完这一光头男却像是听到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幽默相声般仰天大笑起来,暂且不谈何飞三人被搞的莫名其妙疑惑连连,笑罢,光头男忽然用手一指何飞三人,似乎要说些什么,然而……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额啊啊啊!!!”

    忽然间,就听众人身后也就站台后方瞬间传来一阵即为刺耳的哀嚎声,黑暗中,哀嚎震耳欲聋,铺天盖地,似乎有一群人在附近呼喊,可声音却又极为可怕,越听越不像是人类应该发出的声音!

    声音由远及近,一开始从身后传来,可眨眼间竟是遍布周遭,哀嚎从四面八方传来!

    结果可以预料,声音刚一传出,何飞、徐海以及陈晓东三人就已毫无意外被集体吓懵当场。

    光头男则也在听到哀嚎的刹那间面色大变,之前还颇显嘚瑟的凶恶嘴脸亦转换为紧张,旋即用最快速度朝对面仍置身站台上的何飞三人高声大叫起来:

    “卧槽!光顾着和你们这几个新人废话了,忘了告诉你们,每当列车行驶一段时间就会在某地铁站站台停车,然后接收几个被诅咒的新人上车,但列车却只会在站台前等待新人15分钟,如果新人在15分钟内没有上车的话,时间一过列车就会自行重新开走,同时站台附近亦会凭空出现螝潮!由螝组成的死亡浪潮,那些螝会攻击新人,直到把不愿上车者全部杀光为止!”

    “不想死的赶快上车!”

    仓促间,待撂下这最后一段话后,光头男便头也不回转身逃回了列车车厢,光头男刚进车厢,列车竟也缓缓启动了!

    “啊!螝!好多,好多螝啊!!!”

    同一时刻,正当何飞发现列车缓慢启动之际,身后却也猛然传来徐海和陈晓东异口同声但又满是惊恐的凄厉尖叫。

    被吓一跳的何飞急忙回头,接着,他便和两名同学一起看到了一副画面,或者说看到了一幕前所未有的恐怖场景,更是一幕足以吓死任何人的骇人场景:

    视野中,借助列车车灯照射,就见周围黑暗中逐渐显露出一群奇形怪状的‘人’来,有的面目狰狞,有的干瘦如柴,有的血肉模糊,有的肮脏破败,有的连身体都残缺不全,仅仅只有部分身体在地面攀爬而行!这些‘人’数量极多,一眼望去竟占满了所有空间,‘他们’或爬或走又或飘,目前皆无一例外一边共同发出哀嚎一边从四面八方朝三人移动而来!

    且更加可怕的是,‘他们’速度其快,移动速度丝毫不次于人类急奔!

    这些……

    都是螝!

    全部都是螝!是由成千上万只螝所组成的死亡海洋!

    “啊!!!”

    果不其然,回头见此一幕,既徐海二人之后何飞也毫无意外当场发出尖叫。

    不可否认何飞曾见过螝,早在克罗所小镇里就曾见过一只神通广大的金发女螝,且通过对比何飞还进一步发现螝潮里的这些螝虽然外形恐怖,然无论是气场还是压迫力皆远远不如任务里的金发女螝,话虽如此,但,眼前这些螝,这些近乎凭空冒出的螝数量也太多了!

    多到成千上万,多到满眼都是,多到漫无边际!

    可以预料,一旦被这些螝抓住,其结局何止是悲惨二字可以形容?

    既是如此,那么目前唯一要做的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何飞视力较好,所以他能看的比其他二人更清楚些,仅仅扫视一眼何飞就已瞬间意识到……目前除了前方这辆地铁列车外其余方向几乎全都是螝,三人现已无路可逃!

    想到这里,又见螝潮快速接近,打定主意的何飞哪还敢继续墨迹下去?他决定趁列车还没有完全开走之前冲进列车,正欲招呼身旁同伴跟随自己……

    “啊!救命!救命啊!”

    不料还未等他说话,许是被突兀冒出的骇人场景吓破了胆,又许是被眼前这从未见过的恐怖一幕给吓的失去理智,陈晓东猛地嚎叫了一声,接着便犹如一名疯子般拔腿就跑,朝站台左侧方向大步逃去,那里一片黑暗,看起来似乎没有螝潮。

    “别!不要去啊!别看那地方在你眼里没什么东西,可黑暗中依旧有螝啊!”

    见陈晓栋突然发疯,又见对方越跑越远,来不及阻止的何飞只能拼命朝着其背影大吼,试图阻止对方,可惜,无论他如何呼喊如何咆哮,对于一名早已失去理智的人而言全无作用,片刻间,陈晓东的身影便已隐没进站台左侧黑暗中,接着,仅仅过了3秒左右,一串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嚎就这样传入何飞耳中。

    “晓东!”

    见同学惨死,虽是难过,但何飞却也知道如今已没有时间耽搁下去了,抬头一看,随着螝潮从四面八方快速接近,随着死亡海洋的快速围拢,就见短短数秒间前排螝物距离自己和徐海二人竟已不足10米了!

    “啊!”

    终于,被吓得失声尖叫之际,何飞不在犹豫,伸手狠狠拍醒了身旁早已吓呆的徐海,旋即二话不说不说迈动双腿朝前跑去,朝前方那辆现已重新启动的地铁列车跑去。

    哒哒哒哒哒!

    至于徐海,被何飞这么用力一拍倒也登时清醒,恍然回神,见螝潮即将接近又见何飞奔向列车,先是身体骤然一抖,接着也一边惊恐大叫一边尾随何飞玩命般冲向列车。

    “啊!等,等等我!”

    轰隆,轰隆……

    列车现已正式启动,目前亦持续加速着,可也正因列车的逐渐加速与距离拉远,对于原本能很快跑进列车的何飞两人来说则不亚于晴天霹雳,很明显,以列车目前速度何飞二人仍有机会抢在列车进入高速行驶状态前奔进车厢,抢在车门闭合前逃出升天,只需多花些时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

    可对于两名大学生而言,二人如今所或缺的也恰恰是时间!

    随着奔跑的不断持续,随着时间的一秒秒流逝,更是随着身后螝潮哀嚎的愈发响亮,不管是跑于前头的何飞还是紧跟身后的徐海,二人皆清晰意识到……那些螝,那些死追不休的螝物们距离自己很近了,很近很近了!

    且更为糟糕或着说令任何人皆没有预料到的是,正当何飞正与徐海二人拼命追赶列车之际,正当跑于前头的何飞还差半米就要冲进车厢之际,不知是何原因,身后,紧追不舍螝物们竟是骤然加速!毫无征兆加快了追赶速度,似乎非常不愿意让两名人类逃走一样,肆意嚎叫间一双双骇人狰狞的螝爪纷纷前伸,伸向两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螝潮加速之际,前方,那扇唯一敞开的列车车门竟开始缓慢关闭,两人身后,几只螝物所伸出的骇人螝爪……

    距离跑于最后的徐海背脊也已仅剩一米!

    之前说过,因反应稍慢,徐海虽拼命奔跑但其速度依旧比何飞慢了一拍从而落于何飞身后,似乎察觉到了身后异常,又似乎预料到了某种结果,仓促间,高大青年下意识回头看向身后,结果显而易见,当看清螝潮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都已近到连鼻子都能嗅到螝物身上的血腥之气时……

    徐海认清了一件事,自己完了,死定了,他已经来不及跑进列车了!

    等待他的只有一个字,死!

    但,不知为何,或许正是因意识到自己已注定生路全无之故,徐海却没有发出绝望尖叫,反而在回头看到跑于自己前方的何飞背影时面容逐渐变冷,目光亦渐渐变得阴狠!

    咬了咬牙,然后,徐海有所动作,在某股突如其来恶毒念头促使下突然伸手,伸手从后面一把抓住了何飞后脑头发!

    “啊!”

    痛呼发出,奔跑中的何飞顿觉后脑头皮一阵剧痛,接着,他明白了什么,他不仅隐隐感受到了背后徐海的恶意,更瞬间察觉到到对方想做什么,脑海亦第一时间涌现出一股不解。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刚刚还好心帮你,好心提醒你一起跑,可,为什么?为何要这么做!?)

    然不解归不解,事到如今可由不得他减缓脚步,因为放慢一步就代表着死亡!

    想到这里,何飞在也不顾头皮的疼痛,为了登上列车,为了摆脱追杀,更是活下去,心中爆发狂吼之际,青年整张脸则也瞬间转化为一片狰狞,他猛的发出大吼,身体骤然发力!

    “呜哇啊啊啊!!!”

    而随着这声大吼发出,求生本能亦让何飞爆发出了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惊人潜力,他跳了起来,不仅挣脱了身后徐海死抓头发的手,还直接纵身跃向前方,跃向半米开外那扇即将闭合的列车车门。

    噗通!

    就在行进中的列车的车门即将关闭最后一刻,何飞跳进了列车车厢!

    进来后毫无意外滚摔于地,与此同时,随着咔呲一声脆响,列车车门亦刚好完全关闭,此时徐海也恰好跑到了车门口……

    “不!不要!不要啊!停车!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

    可惜,车门已经关闭了,不管门外徐海如何哭喊如何拍打车门,无人控制的车门也不可能再次开启了,接下来,聆听着门外哭喊,掺杂着列车轰鸣,透过车窗,何飞看到一幕画面。

    他看到车外螝群将徐海扑倒,然后在徐海那撕心裂肺挣扎哭嚎中将高大青年淹没,最后,只剩下一只右手还直挺挺伸着,在被螝群淹没后透过覆盖身上黑色浪潮朝上方毫无意义的伸着,那右手指缝间还残留着何飞一大撮头发……

    轰隆,轰隆隆……

    列车速度越来越快,最终进入高速行驶状态。

    渐渐的,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列车驶离了地铁站台,就这样载着何飞朝着那充满未知充满恐怖的黑暗世界行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