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血雾鬼村 第三十三章:熟悉的陌生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在次经历这种事,那段让我似曾相似但又无比怀念的模糊记忆亦再一次涌现,不可否认我确实忘记了一切,对一切早已陌生,大脑亦对眼前所见所闻感到迷茫,但,在我的潜意识乃至灵魂最深处,仍保留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模糊感。

    是的,因记忆太过微弱,这种记忆已经不能算记忆,只能用感觉形容。

    可……

    也恰恰是这一丝近乎于无的微弱感觉,带给我的,却是满满的感动!

    我的大脑无丝毫印象,但我的灵魂却告诉我,你,将在次和某些人重逢,而你也将沿着那条未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

    走完你曾经因某种原因而‘被迫’没有走完的路。

    弥补那曾经让你悔恨终身的遗憾。

    直到让整个故事能有一个真正结局!

    ……………

    轰隆……轰隆隆……

    轰鸣响彻不休,在一条漆黑阴暗的隧道中,一列没有任何标志的地铁列车正沿铁轨高速前行着,列车没有驾驶员,没有工作人员,且谁也不知道它将最终驶向何方。

    车厢内,何飞目前正两眼无神的坐于车厢地面,哪怕已过去好几分钟,可他仍未从刚才的死亡危机与同学背叛中恢复过来。

    “嘿,你小子行啊,看不出来最后一刻你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大一股子狠劲,啧啧,我本以为你死定了呢。”

    青年发呆间,光头男从车厢另一头走来,先是来到青年对面一屁股坐于车厢客椅,随后又忍不住夸赞了何飞一句。

    很明显,之前发生于车外站台上的那场惊心动魄不仅被光头男完整看在眼里,还对大学生竟能活着上车而感到意外。

    哗!

    不过光头男这话倒是惊醒了何飞,对方话音方落,何飞猛然起身,旋即用警惕目光开始打量起车厢内部,观察周遭。

    见青年反应紧张,光头男则犹如猜出何飞心中所想般耸肩摆手道:“行了,别看了,这辆列车内部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大体和普通地铁列车区别不大,虽说有些地方确实让人匪夷所思,不过总体上是差不多的。”

    听罢光头男话语,又见观察中情况也确实如此,何飞点了点头,没有在东张西望,而是学对方那样随便找了个客椅坐下不发一言,至于光头男则从裤兜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了一根叼在嘴里用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男人才默默打量起何飞,观察起这名曾给他较深印象同时也是本次唯一一名活着登车的新人执行者。

    常言道二手烟危害很大,沉默间,闻到烟味的何飞微微皱了皱眉头,略一犹豫,接着便率先开口朝对面正喷云吐雾的光头男说道:“那个,能否也给我一根?”

    此言一出,刚刚还吐云吐雾的光头男顿时乐了,咧嘴一笑道:“呦呵!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你小子居然也会抽烟?看你长得挺阳光的,没想到也是位烟民啊?”

    当然,嘴里是这么说,光头男倒也不吝啬,说话的同时又随手抽出一根甩向何飞。

    “咳咳!”

    何飞接住了香烟但却拒绝了火机,转而从衣兜掏出陈海龙的火机径直点燃,深吸一口,又咳嗽了两声后,旋即摇头苦笑道:“其实我也仅仅只是会抽,平常几乎都不抽的,我一般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偶尔抽一根。”

    正如上面所言,何飞说的确实都是实情,谁曾想刚一说完光头男却直接将整盒香烟扔给了何飞,何飞则抬头用不解目光看向光头男,光头男没有说话,转头看向窗外。

    目光透过车窗看向外界,一时间男人就这么盯着外界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浓密黑暗久久不语,那凶狠的脸孔搭配浓密胡渣在车灯映照下可谓视觉冲击强烈,不过,要是仔细观察的话,还能隐隐感受到些许沧桑与一丝微不可觉的无奈。

    过了良久,光头男才边盯着窗外边向何飞作出解释,说出了一句颇有韵味的话来:

    “这盒烟你留着吧,对于男人来说这玩意用处很大,尤其是在空虚压抑的时候,偶尔抽上一根,你才会发现你已经离不开它了。”

    何飞听后微微一怔,但凭借其远超常人的理解与观察能力,顿了顿,何飞壮起胆子,旋即也朝光头男出了一句颇有韵味的话来:

    “别看你外表挺凶恶的,其实,你是一个好人。”

    “啥?你说我是好人?哈哈哈哈!”

    光头男听后哈哈一笑,转过头朝何飞说道:“小子,你可别和我说什么好人,在这辆充满死亡的深渊列车上,或者说在这处诡异莫名的诅咒空间里,好人,是没有的,因为你对别人再好,别人也不见得感激你,绝大部分反人而会在遭遇生命危险时坑害与你,让你当他的替死螝,就如同……之前你那位同学曾对你所做过的事一样。”

    提到徐海,何飞默默无语,那名高大青年和陈海龙一样皆是同班同学,虽谈不上感情多好,但毕竟也是相处近两年的同学啊,可谁又会想到在面临生死危机之际徐海居然会对他做出那种事……

    但何飞目前明显不想谈这些,摇了摇头摆脱思绪,接着便如同想起什么般朝定睛光头男人询问道:“额,忘了说了,我叫何飞,一名大学生,请问这位大哥是……”

    见对方主动做自我介绍,又见对方询问起自己,何飞话音方落,自打见面起就整体给人以豪爽感的光头男也果然大大咧咧回答道:“别叫我什么大哥,我叫张虎,你要是喜欢的话叫我光头都可以。”

    光头男,不,张虎倒是直截了当随口说出自己那普通至极的姓名,然而,不知为何,当‘张虎’两个字传入何飞耳里时竟是让青年微微一愣,竟是一动不动凝固于座位上久无反应。

    (这,这名字,我似乎……可是为何我记不起来?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

    “咦,你咋了?咋不说话?”察觉青年突兀发呆,对面,张虎颇为诧异,面露疑惑的同时亦不由询问起来。

    “额,没,没什么。”

    确认实在琢磨不出结果也记不起什么,何飞放弃了无用功,抛开脑中狐疑,点了点头,目光扫视周遭,直到重新打量过一通车厢环境,若有所思的何飞才进一步问出了他刚刚想到的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对了张哥,难道,难道这辆列车上就你我两个人吗?还有,这辆列车又是什么情况?”

    “啥?两个人?这怎么可能?嘿嘿,小子,看来你很想知道些什么啊,且像你这种登车后还能保持镇定的新人可真少见,也罢,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念在你小子能让我看顺眼的份上,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

    果然,见面前青年面露好奇且很快提出关键问题,光头男重新咧嘴一笑,接下来便用一副随意口吻向青年做了番简单解释。

    通过叙述,原来除张虎和刚刚登车的自己外,列车内部还有其他几名被称之为执行者的列车乘客在,而整辆列车亦是由5节车厢组成,目前二人所处位置为4号车厢,是平时用来接收新人登车用的,1号车厢是任务发布室,平时没人去,只有收到诅咒通知后执行者才会去1号车厢查看任务,2号车厢是会议室,属于执行者平时讨论或者商议事情的地方,至于3号车厢则为宿舍区。”

    常言道人不可貌相,别看张虎整体给人一种粗犷之感可说起话来却是简单明了有条不紊,不可否认其中也要归功于何飞本身理解能力强悍,可一段简单叙述下来何飞倒也基本了解了事情大概。

    听完叙述,何飞若有所悟点了点头,可下一秒何飞又如同察觉到某些事情般眉头一凝在次朝光头男询问道:“张哥,你刚刚不是说整辆列车一共5节车厢么?那5号车厢是做什么用的你貌似还没说啊?莫非是餐厅?”

    何飞原以为对方忘了5号车厢,然张虎听后却显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但这种神情转瞬即逝,很快就已恢复正常,嘴里则回答道:“至于5号车厢嘛,你如果有命在这里呆久就知道了。”

    言罢,不等莫名所以的何飞试图在说什么也不等大学生琢磨出其中含义,将抽光烟头丢进一侧垃圾箱,光头男就已起身朝并何飞一招手道:“好了,该说的我都和你说的差不多了,跟我来,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其他和你我一样的倒霉蛋。”

    见对方摆明不愿多说,很有自知之明的何飞倒没有继续问七问八,当即按照对方要求起身跟上,跟随光头男朝前方那扇可通往3号车厢的连接门走去,行走过程中,许是略有坎坷又许是略感不安,待抵达连接门时,何飞还是忍不住低声询问道:“我们这样贸然过去,会不会打扰其他人休息?”

    “啥?打扰休息?”

    大学生倒是担心,张虎听后则哈哈一笑转头回答道:“你小子倒是想的挺多啊?不用担心,这诅咒空间根本就没有白天黑暗之分,只要执行者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吃饭睡觉,别多问了,老实跟我来吧。”

    呲拉!

    伴随着连接门自行开启,很快,二人抵达3号车厢,不过,与何飞想象中那满地床铺以及生活用品所大为不同的是……说是休息区,可放眼望去,整间3号车厢居然空无一人!整体感觉和4号车厢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3号车厢没有窗户,且车厢两旁还多了10扇白色房门。

    (怎么回事?车厢就这么大,一目了然,不是说3号车厢是执行者休息区么?咋空无一人?还有两边那些门是咋回事?一节车厢需要这么多门吗?还是说这些门都是假的?毕竟一节车厢空间就这么大啊。)

    似乎察觉到了青年的不解,张虎先是拍了拍对方肩膀吸引青年目光,接着便一边指着周遭房门一边用一副略显神秘的表情与口吻朝何飞解释道:“很意外吧?实话告诉你,这些房门可不是普通,既非装饰亦非摆设,其实每一扇门的后面都是一处房间,一处不属于现实世界的独立空间,从外面虽看似假门,但门内另有乾坤。”

    什么!

    果不其然,光头男此言一出,刚刚还狐疑莫名的何飞可谓当场吓了一跳!话虽如此,依旧不等何飞反应过来,行事风格貌似一向干脆利落的张虎就已大步走到其中几面房门旁轮流敲了敲门,接下来,令何飞惊掉下巴的事情进发生了……

    因为,随着光头男一番敲动,没过一会,在他眼里那些无论怎么看都像极摆设的假门居然打开了,被人从内部推开!

    随后更是陆陆续续从其中三面房门里走出来三个人!

    惊愕归惊愕,见有人出来,何飞倒也快速压下了那股惊愕感,转而第一时间观察打量起出现之人,观察起面前3名和自己一样同为执行者但又无一例外和张虎一样早已置身列车之人。

    待三人出来后,何飞定睛一看,就见三人分别为两女一男,其中一名女性年纪看起来同何飞年纪差不多大,估计曾经也是名大学生,相貌总体来说还算可以,虽达不到美女标准不过看起来倒颇为顺眼,女生身穿着粉色卡通T恤衫和短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扎着一条马尾辫,身高约在1米66左右,身材普通,女生似乎有些胆小,目前正用畏畏缩缩的眼神不断打量着何飞,打量着这名陌生青年。

    马尾女生印象还可以,可谁曾想,当何飞将目光转向另一人也就三人里那唯一一名男性时,对方给何飞的第一感觉或者说印象却登时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原因很简单,虽说眼前这家伙看模样年纪也就二十来岁比自己略大一些,但无论是从衣着打扮还是气质方面则完完全全给人一种浓烈的痞子气息,说得更直白点就是……

    混混。

    视野中,就见此人相貌普通,染着一头黄毛,穿的流里流气,左耳扎着耳钉,脖颈挂着条项链,脚上穿着拖鞋,打从出门起黄毛青年就一直处于哈欠连天状态,似乎之前正在睡觉,待看清何飞后,许是没有从大学生身上发现什么亮点之故,仅仅扫了几眼,黄毛青年本就嘚瑟的脸更进一步流露出不屑表情。

    对于这种人,何飞在现实世界时可是经常看到,就连自己所在的大学附近亦经常出现这种混混,不时拉帮结伙敲诈学生。

    发现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满是不屑,何飞倒没过多理会,而是径直转移视线,将目光投向另一侧,投向三人里所最后出来的一名女性,一名刚看第一眼就足以让何飞乃至任何男人皆眼前一亮的极美之人。

    是的,美丽,漂亮,好看等等褒义形容词皆可用在对方身上,目光所见,就见女人容貌约秀丽,身材完美,约莫二十四五岁年纪,身高基本同一米七五的何飞持平,上身穿着一件类似女性职业装的黑色外套,下身则为一条同款黑色短裙,再往下为黑色丝袜搭配高跟凉鞋,一身黑色装束将其本就近乎完美曲线身材衬托的越发扣人心弦,女人留着披肩长发,脸上画着淡妆,可就算这样依然无法掩盖其柔美容颜,总体给人一种职场美女之感,十分抚媚。

    然而……

    不知为何,真的不知为何……

    待看清女人样貌时,虽的确惊愕于女人的美丽与完美,但这种对美丽惊愕却仅仅只存在一瞬间便已消失无踪,接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种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微弱熟悉之感!

    陌生中夹杂着一丝微弱熟悉,而本就微弱的熟悉中竟还隐隐存在一丝更加微弱的特殊感情在里面。

    无法形容,真的无法形容,哪怕何飞语文水平很高一时间也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毕竟那股记忆早已不在,唯一留下的仅仅只是一丝微弱熟悉感,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没有错,同最初听到张虎说出自己名字时类似,当看到女人脸孔之际,何飞愣住了,尤其当发现女人也在默默打量自己时,何飞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为避免被对方当成色狼,先是快速收回那股隐约熟悉可又完全记不起来的混乱思绪,旋即,回过神来的何飞急忙移开目光。

    话归正题,暂且不谈何飞如何观察也暂且不说旁人如何反应,见众人到齐,性格粗犷的张虎就已大大咧咧一边拍着何飞肩膀一边朝对面三人介绍道:“看,这位就是本次登车的新人,叫啥来着,额,对,叫何飞!”

    “我叫何飞,是一名大学生,额,和大家一样不幸进入了列车,那个,大家好!”光头男说话间,很会做人的何飞则也立即朝另外三人礼貌性打起了招呼。

    何飞倒是颇为主动的自行做起自我介绍,不料……

    “草!”

    大学生话音刚落,其余二女还没说什么,那名黄毛青年却突然动了,骂了一句的同时身体亦有所动作。

    就这样毫无征兆一步蹿到何飞面前,然后抬起右脚朝何飞小腹狠狠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