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死亡影院 第三十一章:诅咒空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二卷:死亡影院

    ……………

    恍惚之间,不知过了多久,当何飞恢复意识乃至本能睁开眼睛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刺眼灯光,眯了眯眼睛重新睁开,才发现昏迷前的楼房客厅不见,女螝冰雕不见了,一切记忆场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展现在视野里的……

    是房间,一间除了白色便再无他物的空旷房间,房间前方是一扇玻璃门,门外,则是一座大厅,一座灯光通明的地铁站候车大厅!

    不错,何飞最先出现的地方是一处空无一物的白色房间,这里虽说奇怪,但透过玻璃门他仍可以清晰看出门外更是一座实打实地铁大厅,和印象中的地铁站区别不大,看起来倒是没啥特别,如所料不错的话,这里极有可能就是当初自己和陈海龙被飓风吸进的地铁站,只不过当初这里漆黑一片而如今则变得灯光通明。

    然想是这么想,感觉是这么感觉,可下一秒,何飞却犹如察觉到某些事情一样转移了注意力,低头看向自己身体,因为,他忽然发现……

    自己没死!

    不仅活的好好的,就连身体都完好无损!

    是的,借助灯光,就见原本身受重伤的自己早已毫无异常,伤口不见了,断掉的双臂恢复如初,血肉模糊的胸口亦完好无损,别说伤口了,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损,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如同早前在克罗索小镇里的一切经历都不存在般,仅仅只是一场梦而已。

    感觉像是梦,但事实上何飞可不这么认为,毕竟在克罗索小镇里的一番经历印象太过深刻,加之陈海龙也已不在身边,你说这是梦?打死何飞他都不信。

    好在何飞不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之人,见自己现已完好无损又见暂时找不出答案,很会调整个人心态的大学生放弃思考,转而观察起周围,受好奇心驱使,何飞没有在白色房间继续停留,伸手推开玻璃门,走出房间,进入大厅。

    此时此刻,望着周围宽阔寂静的候车大厅,站于厅中的何飞就这样面容呆滞的一边站在原地一边扫视着周围一切,通过观察可以肯定自己目前身处的地方的确是一座地铁站内部,视野所及之处,平滑到可以应出人影的地面,两侧一排排整齐候车座位,远处栏杆横立的检票通道,墙壁悬挂的显示屏,附近许多用来支撑大厅的粗圆柱子,以及均匀分布于大厅上方的日光灯等等,这一切的一切无一不在向他证实着此处是一座面积颇广的大型候车厅。

    另外,除空间较大外,这里也并非完全与一般地铁站相同,仔细打量的话仍可发现地铁站存在许多不应该有的建筑或事物,比如北面就存在着一栋不算小的圆形室内建筑,建筑整体呈现出一种很有几何视觉美感的半圆形,透过前方玻璃门可以看到内部布局,内部中央是一条走廊,走廊两侧则并排着存在很多扇白色房门,不等何飞琢磨出半圆形建筑有何作用,其他方向的几处室内建筑又很快吸引了青年注意力。

    如果说位于地铁大厅北面那栋半圆建筑静静只是感觉类似宿舍的话,东面那栋同样为半圆形的建筑倒可以一眼看出是做什么用的,视野透过玻璃门可以清晰看出东面建筑为会议室,一张黑色会议桌旁周围分布着十把同为黑色的椅子,至于南面半圆形建筑,也就是自己所最初出现的白色房间……

    何飞可就真有些无法不理解了,原因在于唯独这栋建筑内空无一物。

    且更为让人不解的是,这里空间虽大,但却寂静异常空荡无人,看了半天大厅貌似仅有自己一人。

    “这,这里是地铁站?我又回来了?怎么……”

    足足观察近5分钟时间,直到在无可看之处,回过神来的何飞才面露狐疑喃喃自语起来,不料呢喃还未结束,身后,一道突然传来的声音却已径直传入耳中:

    “咦?”

    可想而知,在一座寂静已久的环境里突然有人发声,毫无准备的何飞当场被吓得身体一抖险些叫出声,果然,声音刚一结束,大学生就已猛然回头快速转身,然而……

    转身之际,待看清身后场景之际,刚刚还心惊胆寒的何飞顿时愣住了。

    因为……

    出现于眼前的并非预想中的危险或其他事物,而是一个女人,一名非常漂亮的高挑女人。

    美丽,漂亮,好看等等褒义形容词皆可用在对方身上,目光所见,就见女人容貌约秀丽,身材完美,约莫二十四五岁年纪,身高基本同一米七五的何飞持平,上身穿着一件类似女性职业装的黑色外套,下身则为一条同款黑色短裙,再往下为黑色丝袜搭配高跟凉鞋,一身黑色装束将其本就近乎完美曲线身材衬托的越发扣人心弦,女人留着披肩长发,脸上画着淡妆,可就算这样依然无法掩盖其柔美容颜,总体给人一种职场美女之感,十分抚媚。

    然漂亮归漂亮,好看归好看,见身后莫名其妙冒出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何飞愣住了,就这么盯着对方不知如何是好,而同样的,何飞注视女人的时候女人又何尝没有打量何飞?且观察期间女人目光中亦始终蕴含狐疑,看其表情似乎对眼前这名陌生青年出现在此处也感到很意外般,直到盯的青年愈发尴尬愈发不自在,漂亮女人才重新说出一句既像说给何飞又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话来:“怎么回事?新人不是应该直接出现在灵异任务里吗?”

    之前说过,何飞是一名适应能力很强且在意细节之人,听着女人言语,又见女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含有惊讶之色,微微一滞,回神之际,顾不得其他,青年就已下意识张口询问道:“新人?本该直接出现在灵异任务里?你这话什么意思?”

    (嗯?貌似这小子自己都不清楚?看来应该是新人了,只是……)

    面对青年询问,漂亮女人虽未回答但也没有选择沉默,转而盯着何飞反过来问道:“小子,你之前是不是被一股飓风卷进的地铁站?”

    不出所料,见女人随口说出自己早前遭遇,别看话语简短可听在何飞耳里所带来的震撼与惊讶可谓只高不低,见大学生面露惊愕,漂亮女人虽依旧在意于某个问题,但在确认过对方那实打实的新人身份后,皱了皱眉暂时压下心中不解,然后用一种非常直接的语气继续道: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非常惊讶,不解乃至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所以我不和你废话,也不管你信不信,实话告诉你,目前你所置身的这座地铁站现已不属于现实世界,而是诅咒空间,你可以将此处称之为深渊地铁站,而你本人至此刻起也已正式成为一名执行者,不仅如此,从现在开始你也已无法脱离这一世界,只能呆在这里,只能被迫执行灵异任务,留给你的结局也只有两个,要么被任务里的螝杀死,要么因违反规则被诅咒抹杀,这里……等同地狱。”

    这段话所透露的信息量非常之多,不仅重新提及灵异任务以及执行者两个词汇还进一步冒出更多平时难以听到的未知信息,由于信息过多,何飞一时间竟听的呆了,漂亮女人似乎也能看出青年心中所想,言罢倒没继续说什么,就这么站在一旁默默等待着。

    足足过了一分钟,直到何飞再次回神,虽惊愕于信息庞杂,但做事向来有条不紊的他还是强行压下众多疑问选择一步步来,比如最先做的一件事是……

    “你好,我叫何飞,21岁,是一名大二学生,这位小姐是……?”

    青年的快速镇定和当先做起自我介绍令漂亮女人颇为意外,毕竟这可是她许久以来首次遇到如此冷静的新人,见对方率先做起自我介绍,略一迟疑,漂亮女人则也随口回答道:

    “叶薇,24岁。”

    (她叫叶薇吗?好听的名字。)

    为了尽快搞清事情真相,待互相做过个人介绍后,虽暗赞对方名字和人一样漂亮好听,然在众多谜团压迫下,何飞没有进一步询问对方身份又或是在意对方为何知道那么多,而是在理清思绪的同时继续说道:“额,看你年龄应该比我大点,我叫你叶薇姐没问题吧?”

    见对方点头认可,何飞这才按照心中思绪继续询问道:“那个,叶薇姐,你刚刚说这里是地狱?是处已不属于现实世界而是诅咒空间,这些都是真的吗?要是真的,那……诅咒空间到底是什么?这里由谁掌控?还有这地铁站,以及,叶薇姐你又是……”

    何飞虽未把说完整说完,但名为叶薇的漂亮女人又何尝不明白青年意思?许是对何飞颇为同情,又许是并非第一次听到这种问题,青年问题方出,叹了口气,叶薇回答道:“你叫何飞对吧,你的问题比较多啊,原本是想坐下来和你慢慢聊,可看你如此急切……好吧,反正进了这里你已无离开可能,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只不过对于你所问的这些事我也仅仅只能把我所知道的说出来,还有……”

    “在我说之前,你先翻翻裤兜,看看能否找到一张特别车票。”

    (特别车票?)

    别说,因早已被对方言论感染之故,有些紧张的何飞听后倒也下意识将手伸入裤兜,翻了一会,最后竟真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张从未见过的诡异地铁车票!

    之所以用诡异形容源自于车票非比寻常,那是张印有一颗蓝色骷髅头的车票,不细看倒也罢了,细看之下甚至能隐约察觉到骷髅头似乎正保持着微笑,那副笑容极为诡异,不管从那个方向看总感觉骷髅头一直盯着自己。

    与此同时,何飞观察车票之际,确认对方持有车票后,叶薇点了点头,接下来便在大学生满是好奇的目光注视下说出一段话,一段越说越让何飞心惊胆寒的话来……

    通过叶薇一番个人叙述,原来对方其实同自己一样都是执行者,最初也同样是被飓风卷进的地铁站,只不过相比于刚刚进入的何飞,对方来此地较早,期间也已执行过多场灵异任务并一直存活到现在,但这并非算重点,重点是叶薇随后的一段叙述,一段关于诅咒空间的叙述。

    首先可以确定,这里的确是一处独立于现实之外的异空间,一处进来就再也出不去的诡秘异空间,说是诡秘,原因在于此地没有出口,且任何人都搞不懂这处空间从何而来,或者说就连叶薇自己也仅仅知晓这里被称之为诅咒空间,地铁站则为诅咒困住执行者的地方,其余不得而知,至于诅咒空间的管理者则也毫无意外被称之为‘诅咒’。

    其实诅咒本身是无形存在的,它就类似于一名没有实体的管理者那样,不仅完整掌控着地铁站和所有执行者生死乃至整个异空间都处于其控制之中,至于执行者来源则属于诅咒随机选择,在现实世界里随机选人,往简单点说你可以理解成只要有人被诅咒选中,不论男女老幼或各行各业,任何人都有可能出现于地铁站里。

    但……

    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据叶薇所说,一旦被诅咒选为执行者,被选中之人不管愿意与否都会被一股诡异飓风瞬间拉入一座黑色地铁站中,黑色地铁站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寻常人根本无法看到,往往只有被选中执行者才可看到,吸入过程中执行者身上还会莫名多出一张骷髅车票,车票即代表被选中之人的执行者身份,或可以干脆理解成车票已经被诅咒同执行者生命绑定,且更为神奇的是车票本身,无论将其丢弃在哪,过不了多久车票又会重新出现在执行者身上,另外也不要试图撕毁车票,因为这票无法毁坏,不管是手撕牙咬甚至刀劈火烧皆全无作用。

    另外,但凡进入地铁站者,至此以后便失去了自由之身,不仅会被长期困在这处名为诅咒空间的地方还要不停执行灵异任务!

    灵异任务,顾名思义是指和螝有关的任务,而螝,则真实存在!

    切切实实存在,灵异任务里的螝并非像现实世界那样只存现在于传言中,这里的螝是实打实存在的!不仅真实存在且灵异任务里的螝还个个残忍嗜杀,见到活人就如同饿狼见到绵羊那般毫不犹豫对其进行杀戮,它们的能力各异,它们杀人不需要理由,它们更是会用各种诡异至极的方式袭杀活人,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杀光所有接触到它们的活人与执行者!

    而执行者则需要面对它们,被迫面对它们,每隔10天诅咒就会通过车票向执行者下达一场灵异任务,届时,不管你愿意与否你都要进入诅咒为你挑选的任务世界去执行灵异任务,然后在螝的死亡威胁下按照任务要求完成任务,完成任务者会活着返回地铁站,但要是任务失败……只有死,要么因为违反任务规则被诅咒抹杀,要么被任务里的螝杀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同时这也是为何我曾说这里等同地狱的真正原因。”

    叶薇的话说完了,然而,何飞却听得呆了,就这么凝视着手中车票陷入呆滞,不仅呆愣当场,定睛一看还能进一步看到此刻的何飞竟早已冷汗直冒!

    大学生被吓到了,被刚刚那段关于诅咒空间的描述所吓到了,吓的他面色苍白身体颤栗,如叶薇所言非虚,如对方所言属实,那岂不是说自己出不去了?不仅无法回返现实世界还要在那个‘诅咒’掌控下被迫去执行一场又一场灵异任务?

    灵异任务!

    说实话,叶薇刚刚那番言论如说给旁人或早前的何飞听,那何飞一定会以为这女人疯了,毕竟诅咒空间又或是某某螝神之说在寻常人听来简直天方夜谭,然而,何飞却信了,几乎完全信了,因为……不久前他恰恰刚经历过一场灵异任务,一场实打实有螝存在甚至还差点取走他性命的灵异任务!

    有了这一亲身经历,何飞就算想不信都难。

    这代表着什么?

    不光代表叶薇所言属实,更代表现如今自己已很有可能真被困在一处神秘异空间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我不要待在这,不要!”

    此刻,越想越怕的何飞身体颤抖起来,颤抖之余,那不断抽搐的嘴角亦自言自语起来,至于叶薇,待将实情说出后,接下来女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她似乎能体会到青年此刻心情一样,仅仅只是在一旁默默注视着,注视着眼前这名叫何飞的新人执行者。

    哒哒哒哒哒!

    忽然,何飞动了,他跑动起来,开始漫无目的在这片空旷大厅里到处跑动,似在寻找着出口,又似在搜寻可以逃走的地方。

    可惜,这样毫无意义。

    随着大学生盲目跑动,随着何飞到处转移,所到之处尽头皆为墙壁,没有出口,没有窗户,就连本该存在的地铁大门都已无影无踪。

    但也并非全无希望,搜寻片刻,待确认完大厅实实在在没有可以离开的地方后,不经意间,何飞转移了目光,将目光投向大厅右侧,也就是西面最尾端那条不太显眼的检票口。

    检票口后方则为一条漆黑阴暗的细长走廊。

    见有通道可行,果然,何飞心中一喜,当即二话不说奔往检票口奔去。

    不料,正当满怀希望的何飞疾步奔至检票口,乃至纵身跳起试图跃过身前横栏进入黑暗走廊之际……

    碰!

    “啊!”

    随着一道沉闷撞击声和一道紧随其后的痛呼声响起,何飞刚一跳起,下一秒,他整个人竟如同直接撞在一面厚实墙壁般被硬生生弹了回来,就这样在眼前明明空无一物,视野前方也明明是空气的情况下被直接挡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