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死亡影院 第三十三章:专属房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因诅咒空间属异空间之故,严格来说这里并无白天黑夜之分,整座深渊地铁站亦长期处于灯光通明状态,话虽如此,可执行者毕竟是人类,是人都需要睡觉休息,所以很自然的,被困于此的执行者们仍依旧沿用现实里的24小时作息制。

    时间,夜晚21点57分,深渊地铁站,宿舍区,叶薇房间内。

    此刻,面对叶薇的问题以及聆听着新人进入规则,何飞虽同样大吃一惊,可却没有合理解释。

    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惊讶之余也只能将自身遭遇如实告知,通过何飞一番叙述,叶薇才明白原来何飞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是直接进的地铁站,严格来说大学生也同样是在执行过一场灵异任务后才进的地铁站,顺序没错,只不过对方的首场灵异任务没有和资深者一起而已。

    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了,就算对方依旧属于先完成一场灵异任务后才进的地铁站,可为何没有像往常那样同资深者一起呢?反而在没有资深者陪同的情况下,以新人身份独立执行了一场灵异任务,最后竟还成功完成了!

    这很了不起!

    至少在叶薇看来是这样,首先要明白灵异任务难度极高,死亡率极高,往常情况下,新人身边哪怕有经验丰富的资深者帮助其死亡率都很难降低,尤其是近期的几场灵异任务新人更是次次全灭,不料眼前这名叫何飞的新人……竟然在无丝毫任务经验亦无资深者在旁帮助的情况下,以新人身份成功活过了其首场灵异任务,不单活了下来,甚至还将任务里的螝给解决了!

    这小子,非比寻常!

    不知何时,待何飞叙述完自己在克罗索小镇那一番险死遭遇后,对面,除面露惊讶外,叶薇看向大学生的眼神变了,变得凝重,那往常面对新人时的公事公办态度中亦多了些个人在意。

    然在意归在意,但对于何飞首场任务为何没有同资深者也就是自己一起这一问题叶薇仍是不解,思绪不解间,不知是不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或是隐隐明白了什么,叶薇低头看向自己左手,看向戴于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一枚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戒指。

    这枚戒指不同寻常,之所以这样形容,源自于戒指是她在完成上一场任务后所获得,而她的上一场任务,有些特殊,特殊到整场任务仅限自己一人执行,并无新人加入,最后,自己成功完成了那场特殊任务,除获得戒指,连同一起的,还有诅咒赋予的某种身份。

    (莫非……正因对方的首场任务和我所执行的任务在时间上恰好重叠,所以对方才会……)

    想到此处,叶薇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也让被勾起好奇心的何飞大惑不解,好在他为人处世一向谨慎,见对方不在多言,大学生倒也识趣的选择闭口不言。

    ………

    10分钟后,何飞离开叶薇房间。

    在从对方那得知一切所能得到的答案后告辞离开。

    虽说依旧在意于自己的进入问题,但在叶薇表示自己无需多加在意后,怀揣着这一不解,青年告辞离开,临走时,对方亦提醒自己明天一来位于大厅东侧的会议厅开会,据说这是长久以来执行团队的老规矩。

    离开房间,回到走廊,没有去看门外空荡死寂的大厅,转而扫视起了走廊两旁那一面面白色房门,很明显,何飞正在选择,按照之前叶薇所言选择个人房间,沉默片刻,何飞走到其中一扇房门前握住门把手,旋即用力一推走了进去。

    吱嘎!

    随着一道房门轻响,随着房门开启,至此以后这处房间就是属于他何飞的了,不经他同意任何人无法进入,或者说直到他死前,房间就一直是属于他的。

    进入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眼前场景就已登时勾引了让何飞好奇心,同叶薇房间大庭相径,放眼望去,就见房间为标准三室一厅,除拥有较大客厅外,卧室、厨房、洗浴间一应俱全,且这里还自动配有完备生活设施,各种家具家电无所或缺,唯独房间装饰风格属于大众品味,如所料不错的话,这便是诅咒为执行者个人房间所提前设定好的初始配置。

    见状,何飞暂时压下心中好奇,取而代之的则是十几分钟前叶薇对个人房间的一通叙述:

    也正如叶薇当初所说的那样,个人房间的确是一处很神奇的地方,当执行者首次进入个人房间时,其所看到的一切皆是诅咒为执行者个人房间所提前设定好的初始配置,另外在卧室内还存在一台执行者个人专属储物柜,从柜子里执行者能够凭借想象拿出除武器和生物以外的任何东西,也就是说只要房主愿意,你可应通过从柜内所拿出的东西将其个人房间重新改造,更改成任何想要的装饰风格。

    不仅如此,其他生活方面也同样无需担心,和储物柜类似,比如想要服装,打开衣柜前只需提前想像好服装型号和款式便可拿出你想要的衣服,你想要吃饭,厨房冰箱同样能够出现你想要吃的任何食物,另外房内所有家电亦为无限电力,永远不会断电或故障,水也是无限水源,所以,对于生活在此的执行者而言钱已经失去了意义,且更为惊人的是,个人房间里的大部分物品都可以带到房间外面去!

    当然,如果非要得到钱的话也并非得不到,只是钱却并是无限,每一名执行者都可以从其个人储物柜里率先得到一张信用卡,并且每隔10天信用卡里都会自动多出10万金额,出现这些钱的原因不明,但根据叶薇个人理解,应该是为了应对执行者在任务世界执行任务时花销所用。

    不可否认一开始何飞在听完女人对个人房间叙述后曾觉得超级不可思议,更没想到在这处名为诅咒空间的地方还存在着这么多让人无法理解和解释的事物,不过,待联想起此处连螝怪都真实存在后,执行者个人房间里的种种事物似乎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巡视过房间,何飞开始了实验,果然,当凭借想象从储物柜获得信用卡,从衣柜获得衣服以及从冰箱获得食物后,何飞震惊了,震惊于那名叫叶薇的女性资深者所言非虚,一切全都是真的!而此刻,何飞就这样一边站在冰箱旁一边发呆,内心深处则波涛汹涌!

    (这里真的太诡异又太神奇了,这里几乎无所不能,伤病不在是问题,生活不在是问题,钱更加不是问题,这处名为深渊地铁站的地方……不,应该是诅咒空间到底从何而来?诅咒本身又是个什么东西?谜团实在是太大了,说实话,如果没有灵异任务的话这里简直就天堂,只可惜,也正因有了死亡率无限接近百分之百的灵异任务,所以才会导致这处原本为天堂的地方瞬间成为了地狱,一处充满绝望的深渊地狱。)

    (诅咒空间,这种地方,这种堪比地狱的地方想必是个人都不愿意来这吧?)

    何飞的思绪目前可谓非常复杂,这里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地狱,可也恰恰在这里却又让在任务里身受重伤濒临死亡的自己活了下来,当然这没啥值得高兴的,因为将来还会有无数九死一生的鬼灵任务在等待着他,且经历过一场任务的他也早已知道……在灵异任务里,螝!强大到近乎无敌的杀人的螝是真实存在的,在螝的面前身为人类的执行者则显得比蚂蚁还要脆弱。

    (好累,脑袋好痛……)

    何飞是人,就算伤势在回归空间后被治疗大厅治愈可他仍然是普通人类,可想而知,度过一场九死一生任务,又在回到地铁站后经历这么多事情以及不断间思考,终于,之前还能勉强压制的疲惫感开始不受控制席卷全身,察觉到自身疲惫,又见时间也已进入深夜,何飞放弃了思考,先是在厨房通过想象吃了许多他平时吃不到的食物饱餐一顿,酒足饭饱之余,接着便又三下五除二脱掉了他那肮脏不堪的衣服,径直走向洗浴间。

    默默洗完澡,裹着毛巾的何飞来到客厅落地镜前,此刻,注视对面,注视着镜中自己,观察着那张仍略显稚嫩的脸和不算健壮的身体,何飞长呼了一口气,他,保持着沉默,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在路过厨房时从冰箱拿出一瓶饮料狠狠灌了一口,与此同时,如果仔细观察此刻何飞脸孔的话,那么便会看到……

    随着沉默的继续,渐渐的,青年原本遍布迷茫的脸现已彻底转换为一副无与伦比的坚定模样。

    (既然事已至此,既然已确定无离开可能,那么……我就觉不甘心死在这个螝地方,我要挣扎!始终挣扎下去!直到我有办法离开为止!)

    将喝光的饮料随手放于茶几,咬了咬牙,何飞走回卧室,不料刚一来到床前他就已一头栽了下去,就这么直挺挺倒于卧床之上。

    噗通。

    是的,他累了,太累了,那场接近两天的任务经历让他身心疲惫到了极限,刚一放松,浓郁至极困意便已混合着疲劳覆盖身躯,笼罩大脑,更何况既然已经决定不放弃希望,那么他就不能自暴自弃,他要养足体力养足精神,因为,他还要继续活下去。

    于是,受困意笼罩,在这种介于现实与虚幻之间,何飞,缓缓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