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卷:死亡影院 第四十九章:真相与杀戮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PS:本章为二合一大章节)

    ……………

    之前说过,影院内部不单空间较广且灯光通明,光线覆盖各处,毫无死角,这也给置身影院之人带来了极大便利,所见之处皆亮堂一片,能一眼看清周围一切,不用摸黑前行。

    至于水房在哪?何飞不知道,彭虎不知道,好在之前二人早已将影院逛了三分之二面积,按照排除法寻找起来仍不是难事。

    哒,哒,哒……

    由于担心响动过大引来危险,这一次何飞两人依旧没有跑动,仍像最初那样缓慢行走着,行走间,除不可避免发出些许踏水响动外二人可谓走的小心翼翼警惕万分,真正做到了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好在沿途并无意外发生,待朝未知区域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后,终于,一处标有水利室三个大字,且单独占据一处走廊的大型房间展现于眼前。

    毋庸置疑,这里便是影院水房,正如早前猜测那样,像这种规模的电影院内也果然拥有完备供水系统,见目的地抵达,互相对视一眼,何飞二话不说当先推门而入,彭虎紧随其后,刚一进入,眼前豁然开朗,灯光通亮的水房不仅远远大过其他地方,内中所存大量供水设备亦无一例外映入眼中,只不过……

    目光所及,竖耳倾听,房间里寂静无声,既无预料中漏水响动亦无想象中水流汹涌,哪里存在一丝一毫漏水迹象?

    其实事态发展到这里,尤其当发现水房现状后,那股压制已久的颤栗预感便已席卷二人心头,彭虎最初的侥幸心理更是在看清水房现状之际被击了个粉碎,话虽如此,可常言道不到黄河不死心,人总是这样,哪怕事实摆在眼前多数人仍试图寻找各种证据来麻痹自己,怀揣着侥幸心理,面色已隐隐发白的何飞硬着头皮跑到设备前检查起来,检查有无漏水现象,至于彭虎……

    他同样面色发白,但他没有像何飞那样去检查设备,反而在那股愈演愈烈的寒意促使下走到右侧一排水管前,然后挨个拧起水龙头……

    结果,一滴水都没有流出!

    或者说……

    影院水房正处于停水状态!!!

    这意味着什么?别说水房设备本就没有破损,没有故障,就算真的漏水故障了,在这种停水状态下又哪会发生漏水事故!?

    咯噔!

    见此一幕,光头男登时心脏一紧两眼圆睁,本就苍白的脸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变得惨白,横肉遍布的脸开始抽搐起来。

    这一幕亦同样被检查无果的何飞看在眼里,看的青年面色突变,和光头男一样双双寒意顿起。

    “水房停水了,这他吗……根本没水啊……”慌张间,彭虎说出了实情,而说话的同时,二人也下意识看向地面,看向脚下这片近乎覆盖整座影院大范围积水,然后双双抬头,互相看向对方。

    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发现水房无水,此时此刻,双方虽未说话但二人都已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答案,找到了结果,或者说两人都已百分百确定了一件事:

    既然提供整座影院水源的水房处于停水状态,那脚下这些积水是哪来的?

    螝!

    是那蓝衣女螝搞出来的,这些水居然全是女螝所释放!

    不仅如此,既然积水为女螝释放,待证实了女螝为水螝之际,何飞对女螝身份的最初猜测也终于获得了证实,即,目前置身影院内的蓝衣女螝……并不是楚人美!!!

    非是楚人美,而是另一只螝,极有可能是一只水螝,一只仅仅外形模样同楚人美类似但却和楚人美完全无关的螝物,也同样和电影《山村老尸》无丝毫关联。

    先不谈彭虎作何感想,确认完女螝身份,尤其待知晓蓝衣女螝还是水螝这一可怕答案后,思维细密的何飞亦瞬间冒出另一个新问题,那就是……

    既然女螝和《山村老师》全无关联,既然蓝衣女螝也并非楚人美,那,为什么?为什么最初置身放映厅时众人会率先看到《山村老尸》这部电影?蓝衣女螝又为何会从那部电影里出现于现实呢?

    (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两者全无关联可蓝衣女螝又为何会从一部同其毫不相关的电影里出来?)

    (嗯?莫非是……)

    不知为何,就在何飞被这一列谜团搞的思维混乱全然不解之际,不经意间,他想起某件事,回想起当初置身地铁站时曾发生过的一件事,当时的自己因对灵异任务了解不深曾刻意向叶薇询问过任务有关事宜,至于叶薇……似乎也曾说过一段话,一段和灵异任务有关的话:

    “诅咒绝不会发布必死无解任务,任何灵异任务不管难度高低或里面的螝有多可怕,任务总会存有一线生机,存在破局生路,且诅咒本身在发布任务信息也绝不会欺骗执行者,不过……有些时候,诅咒却会在任务里耍些小花招,针对执行者所制定的欺骗手段。”

    咯噔!

    想到此处,何飞心脏猛然一颤,莫名间,他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想通了什么,似乎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脑海亦只剩下两个字:

    陷阱!

    这是个陷阱!!!

    一个针对执行者,针对人类思维所刻意设下的思维陷阱!

    何飞想通了,他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如果说他不是文科生的话或许还一时无法参透其中玄奥,但也正因他是一名文科生之故,凭借强悍分析能力,仅仅刹那间他就已知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答案正如上面所言,思维陷阱,一个彻头彻尾的思维陷阱。

    所谓思维陷阱,简单来讲是指人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习以为常或理所当然之事,属于大脑主观印象,举个简单例子,比如在一座仅有老虎存在的动物园里看到老虎可谓理所应当,那么,当你在没有亲眼看到老虎的情况下突然听到野兽咆哮声呢?想必大多数人依旧会断定声音为老虎发出,毕竟这里是老虎动物园,咆哮又怎么可能是其他动物发出?道理是这样没错,然事实上那声和老虎一模一样的咆哮声却并非是老虎,反而是其他动物发出!

    不错,虽是举例,但道理是相通的,目前他们这些执行者就恰恰遭遇到了相似之事,诅咒刻意在任务刚开始时为执行者放了一部电影,一部众人皆耳熟能详的恐怖电影《山村老尸》,接着那只和楚人美外形相近的蓝衣女螝亦随后出现,可想而知,由于早早对《山村老尸》和楚人美有了主观印象,所以当蓝衣女螝出现后,众人便下意识将其当成了楚人美!

    可事实上呢?

    事实上这只从电影跑出来的蓝衣女螝和电影完全没有关系,也更加不是什么楚人美,而是另一只螝,一只彻头彻尾的水螝。

    一只能利用水来屠戮人类的凶残螝物。

    至于为何非要先放《山村老尸》这部所有人都曾看过的恐怖电影呢?原因同样简单,目的就是为了给执行者挖坑,其陷阱原理也恰恰存在于人们对影片的熟悉上面,通过电影,由于对楚人美以及其能力早已熟悉,假如有一名执行者遭遇楚人美,那么这名执行者在走投无路之下必然会将眼前一切当成幻觉,当成假象,认为一切都是假的,认为只要坚信是幻觉自己就不会有事,可惜,一旦这么做了,这名执行者便也彻底掉进了陷阱之中。

    诚然,电影里楚人美的确仅能通过幻觉杀人也确实不具备物理攻击能力,假如这场灵异任务里的螝真是楚人美,执行者是有应对方法的,毕竟大伙儿都对楚人美能力了解颇深,可惜那只外形极似楚人美的蓝衣女螝却非楚人美,是另一只螝,一只实打实能凭借水来办到物理攻击物理杀人的水螝。

    思绪并未结束,凭借其远超常人的分析推理能力,除想通思维陷阱外,隐约间,何飞还进一步明白另一件事,一件同叶薇有关之事,他终于明白早前叶薇为何要一直观察水了,更明白对方为何要不惜坑队友也要去验证那一个人猜测了。

    原来叶薇早就怀疑起女螝身份,之所以没向众人提起目的就是为了那番实验,为了验证其猜测。

    (这女人好厉害,虽有一定经验成分在里面,但她对细节的观察能力却已在我之上!)

    想到此处,尤其待认定女螝并非楚人美后,何飞顿感一阵后怕,理由很简单,同大多数人一样,开始时他同样曾把那只全身是水的女螝当成过楚人美,早前跑路时也同样暗自做过打算,如再次遭遇女螝他就会闭上眼睛将所见一切当成幻觉。

    (吗的,好险,好险啊,幸亏发现的即时,否则……)

    话归正题,别看上面描述颇多,实际上以上这些仅仅只是何飞在一分钟内所得分析结果,证据很明显,无疑是脚下大片积水。

    此刻,确定了女螝身份,加之女螝能利用水来杀人,何飞顿觉大事不妙,也来不及详细解释了,赶忙朝彭虎提醒道:“彭哥,这是个陷阱,女螝不是楚人美,是一只能用水杀人的水螝!”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啊!”.

    对于何飞这句警告,彭虎虽没青年想的那么细,可当亲眼看到水房无水这一现状后不是白痴的光头男又怎么可能不理解对方话中意思?先是随口回答一句,旋即如想到什么般身体突兀一颤,接着朝何飞说道:“既然女螝能用水杀人,那咱们……”

    说话的同时,那满含惧意的目光已再次盯向地面,盯向无处不在的诡异积水。

    彭虎如此,何飞又何尝没有在意这点?许是太过不安又许是受彭虎影响,见光头男看向地面,何飞也本能般把目光重新转向积水,可……

    可不看还好,也恰恰是这番重新低头,不经意间,一幕突如其来的骇人画面竟也刚好被何飞看在眼中:

    刚一低头,就见立于对面的彭虎身后……出现一双手!

    一双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人手,一双纤细女人手,其外形同当初身在十字走廊内时所看到的一模一样,而此刻,这双既无身躯又无脑袋的女人手就这样悄无声息出现了,从地面悄然伸出,从那薄薄一层积水中浮现而出!

    目前人手正一点点朝彭虎移动而来,一边不断五指张合一边朝光头男脚踝抓来,过程无声无息,至于彭虎,则对身后一切茫然未觉……

    女螝来了,女螝终于找到他们了!

    见此一幕,何飞瞬间心脏巨颤瞳孔骤缩,一股彻骨寒意席卷全身,他被吓得汗毛倒竖,他被吓得身体狂抖,其潜意识也同样在此刻疯狂发出警告:

    快!快逃!快点逃!趁女螝攻击目标不是你赶紧逃,快啊!再不跑不单那光头会死你同样也会死!!!

    但……

    这一次,何飞既没有听从潜意识警告也没有立即逃走,而是回想起一件事,一件不久前自己曾亲身经历之事。

    短短刹那间,青年想到了陈海龙,想到了他的好友,想到了当初陈海龙死时画面,那时的他亲眼看到陈海龙被金发女螝抓住,亲眼看到对方被杀死,更亲眼目睹好友临死前那绝望痛苦的脸。

    (我,已经有过一次遗憾,那次遗憾导致我无法原谅自己,我很后悔,所以……这次,我不想再有遗憾了,不想,绝对不想啊!!!)

    “呀啊!!!”

    刷!

    忽然,何飞动了,在猛然发出一声大吼的同时直直冲向朝对面,朝目前仍茫然未觉的彭虎纵身扑去,就这么当场把毫无防备的彭虎撞翻在地,一起倒向右侧,不过,正是被何飞这么一扑却也即时救了光头男,原本以移动至男人脚跟的女人手掌堪堪抓了个空!

    噗通!

    “哎呀!你小子干嘛……”

    “快!快跑!这里有螝!!!”

    说时迟那时快,同一时间,就在女人手掌抓空之际,被径直撞倒的彭虎与撞人者何飞也已在冲击惯性下一起滚到门旁,夹杂着痛呼,混合着水花,不等彭虎把话说完,何飞那突兀而至的警告大吼便瞬间将光头男拉回现实,果不其然,正如早前曾说过的那样,何飞挣扎起身之际,本就反应极快的彭虎这时也终于发现一双女人手突兀存在于房中,见此一幕,光头男登时身体一抖,旋即在恐惧促使下同何飞一起连滚带爬冲出大门,光头男速度之快丝毫不输于何飞,短短两秒,二人双双跑出水房,旋即嚎叫着朝来时走廊拔腿狂奔。

    哒哒哒哒哒!

    “螝啊!!!”

    由于太过恐惧,除疯狂奔跑外过程中二人皆无一例外发出大叫,本能发出尖嚎,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其狼狈模样简直无法言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二人逃跑及时,不仅成功逃出水房还抢在女人手掌再次移动前冲向走廊逃向远方。

    可惜……

    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这一次,女螝显然不打算放过猎物,更没有像当初十字走廊时那样任凭猎物逃离。

    画面转移,转移至水房,转移至水房门前……

    “嘿嘿,嘿嘿嘿嘿嘿……”

    不知何时,正当两名执行者连滚带爬沿走廊奔驰逃命时,两秒后,一串骇人心魄的女人窃笑声也已径直从水房传来,然后……

    哗啦!

    一片密集水花声响起。

    背后传来的水流巨响传入何飞耳中,传入彭虎耳中,受此一惊,二人下意识回头,接着,他俩看到一幕画面,画面就这样展现于视野中,被何飞,被彭虎,被二人清晰看在眼中……

    视野中,就见身后是一条水流,一条宛如巨蟒般的粗大水流!

    此刻,巨型水流正直直冲向前方,一边在走廊过道蜿蜒盘旋一边朝两人所逃方向追去,且更加可怖的是,水流前端还赫然是一颗人头,一颗披头散发的女人头颅就这样携带着水流巨浪朝前冲来,朝仍没跑多远的两名人类急速冲来,疯狂追击,而在疯狂追击的同时,连同一起的,还有女螝那肆无忌惮的狰狞狂笑,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珠更是死死锁定着两人!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此一幕,虽双腿依旧机械般维持奔跑,但,何飞傻了,彭虎傻了,二人皆无一例外在看清身后一幕之际双目圆睁嘴巴大张,天呐,这是何等恐怖画面?没想到如今就这样被自己看在眼中甚至出现于自己身后,水螝,这就是那水螝吗?难道这就是那水螝本来面目吗?这,这他吗……

    “呜哇啊啊啊!!!”

    终于,见女螝化身水蛇追来,又见对方速度远在己方之上,这一刻,二人双双发出惨嚎,发出尖叫,发出有史以来最为绝望的凄厉哀嚎。

    因为,他俩知道了一件事。

    知道自己死定了,百分百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