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卷:阴魂不散 第六十一章:走出黑暗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三卷:恐惧深渊

    ……………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一件我从未想过的事,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到底算坚强还是懦弱?是真善良还是伪善者?

    这种事我以往没有想过,其实也对,毕竟除哲学家外世上又有几人愿意耗费时间来思考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好也罢坏也罢,人生短短几十载,很快就能走到生命尽头,而针对这一问题,针对一个人的毕生总结或许也往往只有生命抵达末尾时人们才会细想吧。

    不知为何,我现在却不由自主想到了这一问题,虽说很多文学作品对人性有过多种分析,但我依旧想自己为自己做个评价,我,何飞,到底属于那种人呢?

    可惜,我想不出也猜不透,无法判定。

    或许只能留给旁人来评价我了。

    好累,真的好累啊,我好困……想好好睡一觉。

    嗯?怎么回事?睡意消失了?

    为什么我的倦意不见了,反而愈发趋于清醒?记得我本该已经……

    ………

    一阵恍惚及黑暗过后,何飞缓缓睁开了眼睛,但随即又被头顶一片灯光给刺的将眯起眼睛,这时的他有些迷茫,脑海中也很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出神约数秒后,下一刻,出于本能,何飞就已腾的一声从地面弹跳起身!

    放眼望去,借助灯光,就见周围是一片白色空间,这里很干净也很寂静,且透过前方玻璃大门还可以清晰看到外界宽广场景……

    地铁站候车大厅!

    (这里是深渊地铁站,是的治疗大厅,我,我活着回来了?我没死!?)

    似乎很难接受这一现实又似乎仍不相信自己还活着,思绪回转间,扫了眼仅仅衣服破烂但毫发无损的身体,何飞下意识伸手入兜,掏出一张骷髅车票,接着,一段较为简短的文字信息展现于视野中:

    执行者:何飞。

    任务完成次数:2。

    拥有生存值:4。

    (任务完成了?我,我居然真从任务里活着回来了?莫非……)

    思绪间,何飞想通了什么,明白了什么,回忆起任务末尾一番经历,印象中,他似乎死了,意识快速消散,不过,自己死亡时那快速消散的意识却也恰好听到了冰冷声音,恍惚间他隐约听到冰冷声音说任务完成,传送功能启动,那岂不是说……

    (我靠!)

    没想到自己的死亡时间竟然和传送功回归处于同一秒!!!

    没有错,正如上面所言,恰恰是传送功能启动时自己当时仍有一丝意识尚在,所以诅咒才会判定本该已死的自己仍处于存活状态,才会将他传回诅咒空间,从而没有将他当成死人遗留于任务世界。

    想到此处,冷汗爬满额头身,本就惊骇的心进一步狂跳,后怕到极点。

    这由不得何飞不后怕,更由不得他暗呼庆幸,好险,好真的险啊,假如那时的他意识早一秒消散,届时他还有可能被诅咒传送回来吗?

    不仅如此,任务末尾那番经历亦为何飞这辈子最为接近死亡的一次,甚至比克罗索小镇那次还要凶险,那毕竟是实实在在的死亡体验,真正意义的濒死,那时候就连何飞自己都认为他不可能还有命在,甚至都已坦然面对死亡。

    幸亏运气够好,否则……

    恐惧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喜悦,是侥幸未死的喜悦!

    此时此刻,治疗大厅内,除所有伤势被彻底修复外,又证实过完成任务并存活回归的何飞登时大喜过望,脸上露出劫后余生表情,心中更是对自己能活下来振奋不已。

    和后怕一样,兴奋来的快去的也快,好歹何飞也不是第一次执行灵异任务,激动情绪适当表露些许就够了,待逐渐平复完个人心情后,怀揣某一思绪,青年缓缓转过脑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叶薇,是那名同样恢复如初的女性资深者,更是那任务最后曾被何飞舍命救下的漂亮女人。

    目前漂亮女人也同何飞一样属于刚刚清醒,刚刚起身,先是用手扶了扶额头,下意识看向前方,看向何飞,见青年未死,不经意间,女人目光中闪过一抹欣喜,但很快消失不见,然后,叶薇就这样立于原地一边盯着何飞一边处于沉默状态,是的,表现上她一言未发,陷入沉寂,可内心深处,某种隐藏已久的观念却已大幅度动摇。

    (是我错了吗?还是我之前一直在坚持的观念本身就是错的?这个世上真的存在光明吗?)

    阳光不会一直存在,夜晚也同样不是永恒主题,世界并非全为黑色,相反,多数时候光明才是人生主旋律。

    (看来,我真的错了,人性光辉……是存在的。)

    至于何飞,发现对方沉默不语,虽是诧异,虽是不解,不过,互相对视间,青年还是隐隐从女人眼睛里捕捉到些许异色,乃至很多很多以往不曾显露过的目光。

    目光中,有不甘,有歉意,和还有一丝微不可觉的感动。

    一时间,现场气氛颇为尴尬,为了避免尴尬气氛继续维持,恍然回神,何飞赶忙一边摸着脑袋一边朝叶薇尴尬一笑道:“啊,哈哈,叶薇姐,看,咱们赢了,咱们成功从任务中活下来了!”

    可惜大学生这番气氛调节没有被对方领情,叶薇仍处于沉默状态,见状,不知是叶薇的沉默引起了何飞某种共鸣,又或是勾起青年某一回忆,寂静中,何飞笑容逐渐消失,脑海亦不由自主想起一人。

    想起那名满脸横肉体格魁梧的光头男,更想起当初对方为了救自己而选择自我牺牲的彭虎!

    对于彭虎,何飞打心里佩服此人,虽说光头男曾表明这么做仅仅只是为还何飞救命之恩,说起来倒是简单,可试问这世界又有几人能在生死之际真正做到用命来报恩的?

    不单如此,如果没有彭虎,他何飞别说后来找到生路完成任务了,当时就已经死了,更绝无可能活着回归地铁站。

    “彭哥你死的好惨啊……”

    想到此处,何飞一脸黯然,嘴里亦忍不住念叨起来。

    不知怎么的,正当何飞念及彭虎并打算为光头男默哀三分钟之际,似乎听到了青年所言,对面,刚刚还沉默不语的叶薇瞬间眉头一凝,旋即用一副狐疑表情朝何飞问道:“嗯?你刚刚在说什么?”

    “额,没事,我在说彭虎。”

    许是怕叶薇已忘记此人是谁,随口做过回答,想了想,何飞又特意补充一句:“就是那个叫彭虎的光头男啊,之前在任务里他做过自我介绍的。”

    谁曾想,何飞话音方落,叶薇先是一愣,旋即用一种疑惑至极的目光盯着他,直到盯的何飞二丈摸不着头脑,漂亮女人才一边抬手指向青年身后一边用颇为狐疑的语气对其说出一句话来:

    “你眼睛没出毛病吧?”

    嗯?

    咯噔!

    何飞瞬间一惊,接着便猛然转头朝叶薇所指方向看去,然后……

    他看到一个人,在右侧墙角位置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

    此刻,在大厅灯光照耀下,何飞除看到某人那光滑头皮所反射而出的蹭亮光芒外,还听到一段随后传来的粗犷大笑声:

    “哈哈哈!没想到老子居然没有死!!!”

    ………

    听着粗犷笑声,又见熟悉身影,何飞定睛一看,这人不是彭虎还会是谁?

    光头男,竟然没死,他,活下来了!?

    不错,正如何飞与叶薇双双眼中所见那样,彭虎确实没死,他同样坚持到了任务最后,虽不可否认光头男当初为救何飞确实曾被巨浪淹没,乃至最后更是被女螝化水攻击,但,也不知是他运气够好还是生命力太过顽强,就在光头男即将窒息而死之际,一名途径走廊的中年保安却恰好不好成为了女螝新目标。

    果不其然,见又有活人出现,一向见人就杀的女螝当即转移攻击目标,裹挟着水流转而去追中年保安,至于彭虎……

    则奇迹般存活了下来,凭借其强悍生命力竟在那足以憋死任何人的窒息状态中逐渐缓过气来!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后话,重要的是光头男没死,同何飞二人一样回到了诅咒空间,清醒后,愣了许久,见自己确实未死,光头男当即大笑起来。

    “彭哥!”

    此刻,听着光头男肆意大笑,又见对方同样伤势痊愈,何飞原本低落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叫了对方一声,接着便面露欣喜朝对方走去。

    ………

    见何飞走到自己面前,别看刚刚笑过,然彭虎依旧面露喜悦伸手拍了拍何飞肩膀道:“嘿!兄弟,看到没?你彭哥我没死!哈哈哈!”

    何飞同样替彭虎感到高兴,也为对方能活下来而喜悦,虽依旧诧异于对方是怎么活下来的?但为了不破坏气氛,又见对方非常高兴,暂时押下心中狐疑,何飞亦随口附和道:“对啊,像彭哥这种好人怎么可能容易死?”

    不知为何,许是对‘好人’两个字有些在意,何飞言罢,这名刚刚还满脸笑容的光头男忽然止住了笑容,不光笑容不见,那满是胡渣脸亦微微抽搐了几下,略微一顿,才一边摇头一边朝青年叹气苦笑道:“啥?你说我是好人?呵呵,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样好啊……”

    (嗯?没想象中那么好?这人以前当真和其相貌一样不是好人?还是说以往曾做过什么?)

    其实彭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单光头男面前的何飞微微一滞,就连旁边看似对任何事都看似漠不关心的叶薇都下意识将目光转向光头男,不过……彭虎却显然不想解释,恍然回神,见自己毫发无损,光头男先是一惊,仍不等他想通这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透过玻璃门,男人又很快门外场景惊的说不出话来。

    终于,彭虎发现了什么,如果说一开始他还被侥幸未死的喜悦笼罩,那么没多久,眼前这座地铁站便自然而然引起男人注意。

    哒哒哒。

    同何飞初到地铁站类似,待确认此地依旧为地铁站后,早前就曾被被飓风卷进地铁入口的彭虎不免露出吃惊表情,加之太过狐疑,除惊愕外,迈动双腿,光头男先是推门而出来到候车厅,接着,他就这样一边两眼圆睁扫视着周遭环境一边站在原地陷入了呆滞之中……

    过了良久,直到何飞与叶薇也随后走出治疗大厅,光头男才回头朝何飞两人用满含不解的口吻问道:“两位,这里应该是地铁站吧?当初我曾被一股飓风卷走,怎么这次干脆就进来了?还有,我记得这里早前应该是一片漆黑啊?”

    说到这里,光头男又抬手指了指身后治疗大厅和附近几栋类似建筑,然后继续道:“咦?这些建筑都是做啥用的?还有我的伤是怎么复原的?对了……怎么这里就只有咱们三个?其余人呢?”

    虽然彭虎那接连涌出的问题实在太多,但何飞却能深刻理解光头男心情,毕竟早在上一场任务回归时他对这里的反应和彭虎其实区别不大,同一时间,许是厌倦了新人初来此处时那几乎差不多的反应,正当彭虎仍好奇观察周围环境时,也同样正当何飞欲酝酿着该如何解释之际,一旁,看似颇为疲倦的叶薇就已朝何飞吩咐道:“时间不早了,何飞,你留下为他解释吧,我现在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记得提醒这人明早去会议厅开会。”

    “哦,好的。”

    还别说,有一个聪明程度不在自己之下的队友除能在灵异灵任务里有帮助外,在地铁站里也同作用不小,有何飞存在至少不用在劳烦自己为新人解释一切了,叶薇把为新人解释这一任务交给了何飞,见青年点头答应,漂亮女人便一言不发朝北侧宿舍区走去,然而……

    不知是不是期间又想到了什么,话语方尽,原本转身欲走的叶薇突兀停止动作,重新回头,重新把目光转向何飞,然后,在青年那顿感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沉默片刻,叶薇说话了,朝青年说出一句话,一句原本很难甚至都不可能从女人嘴里说出的话:

    “这世上并非都是黑色,曾经的我,或许真的错了……”

    “谢谢你。”

    言罢,女人径直离开,重回宿舍大厅。

    但,何飞愣住了,就这么被女人那看似随口的一句话搞的愣在当场,原因?原因很简单,源自于他并非头脑简单之人,或者说他从刚刚那句话中明白了对方意思。

    意思大体分为两点。

    第一,叶薇是团队里度过灵异任务最多之人,而她之所以能成功活过这么多场任务,所依靠的必然是其非同寻常的智慧,但是,为了尽量保证自己安全,她却用智慧坑骗队友,利用资深者这一身份把队友当成一枚枚棋子。

    而何飞则是唯一个发现叶薇真实面目之人,所以他才会在任务最后对叶薇进行隐晦劝说,因为,他能隐隐感受到女人本质上或许,或许并不是那种不择手段之人,而是被早前一些经历迷失了本心。

    最后,当看到何飞竟不惜一切甚至像个白痴般不曾抛弃自己时,她,才彻底明白,原来,自己错了,她以往所坚持认为的生存观念全部错了,世界并非全为黑色,何飞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这世上依旧有人性光辉存在,于是,她走出了那自己曾经给自己设置的心理阴影,而帮助她摆脱黑暗走出阴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何飞。

    这番改变对叶薇意义重大,所以‘谢谢你’这三个字,无论如何她都要说。

    至于第二点,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刚刚那段话,是叶薇对他的回答。

    不错,之前身在玫瑰影院时,也同样是他冒死救下对方并即将跑去电源室前,他,何飞,就曾对叶薇说过如下两段话。

    即……

    “阳光不会一直存在,夜晚也同样不是永恒主题,世界并非全为黑色,相反,多数时候光明才是人生主旋律。”

    “所以……叶薇姐,如果我这次还有命在,回去后我希望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你,一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你。”

    现在,叶薇给予了回答,正如当初他用一段寻常人无法理解的话向叶薇提出问题时一样,这一次,叶薇亦同样用一句满含深意的话给予了他最为直接最为肯定的回答。

    注视着叶薇渐行渐远的背影,何飞笑了,露出一丝欣慰笑容。

    因为他知道,至此刻起,叶薇改变了,虽不清楚对方内心想法,但何飞还是从叶薇刚刚那句话中得到了他最希望得的答案。

    (叶薇姐,其实你依旧没有发现,如今的你,如今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啊!)

    现在的叶薇已经是一个新的叶薇,至于叶薇的过去……

    就让其随风飘散吧。

    与此同时,就在何飞注视其背影欣慰连连之际,正前方,一直在默默行走的叶薇也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沐浴阳光的感觉,真的挺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