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卷:阴魂不散 第八十四章:可怕猜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道具名称:金光符。

    道具种类:消耗型道具。

    功能介绍:此道具仅在灵异任务中有效,为一次消耗物品,对人类虽无影响但对灵体却具有极强驱魔效果,持有者可用来防御或攻击,使用方法为两种,防御时可将其贴于自身额头,攻击时则需触碰灵体,一旦使用金光符会自动化为灰烬,并同时保护执行者10分钟内免受灵体攻击,不过,当灵体实力强于金光符保护效果时,保护时间会缩短,具体时间未知。

    兑换价格:1点生存值。

    提示:本物品可通过生存值进行交易或赠送,为非绑定物品。

    ………

    下一刹那间,光头男发出大吼,并径直将这枚散发着刺眼金光的符咒贴向前方,贴向女螝那近在咫尺的狰狞脸孔!!!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再加之危机中速度发挥到极致,仅仅眨眼间,彭虎手中的金色纸张便已直直贴于女螝面门,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令何飞乃至彭虎本人皆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恍!

    ——“额啊!!!!”

    纸张接触女螝刹那间,就见本就金光闪耀的纸张竟进一步爆射万丈光芒,瞬间涌出比刚刚更为强烈的刺眼金光,与此同时,在那金光大盛的光芒映照下,被贴中面门的飞头女螝则也如遭受到某种剧烈撞击般那样猛然发出了刺耳嚎叫,下一秒,头颅倒飞了出去,这颗刚刚还漂浮在两人身前的可怕头颅就这样在接触到黄色纸张的刹那间朝后方倒飞了而去!

    不仅如此,飞头女螝倒飞的同时,餐馆周围那遍布四处以及缠绕在两人身上的大片头发竟也一起快速收缩,短短一秒内这些头发便又重新缩回到了女螝头上!

    看到如此意外变故,同一时间,何飞两眼圆睁,而作为使用者的彭虎更是愣在当场。

    是的,这不怪光头男如此反应,原因很好理解,这张符纸是他进入任务前一天晚上在1号车厢道具柜所兑换,而这番兑换也让他那本就少的可怜的两点生存值至此只剩1点,其实一开始兑换这张符纸只是为了预防万一,然彭虎却万万没有没有想到……这张原本他只是为了预防万一而兑换的金光符不仅效果极强,关键时刻甚至还救了他自己与何飞两人的命!

    光头男虽是愣住,但何飞却抢在其之前反应了过来,仓促间,见女螝被彭虎用一奇怪符纸击退,何飞哪还敢继续待下去?生死攸关之际,堪堪回过神,先是试探性回身推了下背后玻璃门,不曾想,一推之下,就见那原本死死关着的大门居然被轻松推开了!

    (难道……)

    “快!趁现在!!!”

    果不其然,确认餐馆大门失去封闭能力,思绪转瞬间,何飞用一声大吼将光头男从呆滞中惊醒,旋即,两人一起动了,双双冲出了餐馆大门!

    哐当!

    哒哒哒哒哒!

    “呜哇啊啊啊!!!”

    不需要任何催促也不需要任何提醒,刚一蹿出餐馆,死里逃生的两人就一边嚎叫一边疯一般朝远处逃去,死命狂奔,都说人在危险中会爆发出惊人潜能这话一点不假,随着一阵急促奔逃,短短数秒间,二人便很快隐没进远方夜幕之中。

    画面转移,转移至餐馆内……

    此时此刻,原本充斥耀眼金光的餐厅内现已恢复如常,餐厅中央,飞头女螝也已从金光影响中恢复过来,然而奇怪的是,恢复后的女螝如今却变得有些古怪,‘她’久无动作,一时间这颗始终漂浮于半空中的女螝头颅就这样陷入凝固状态,既未去追击刚刚逃走的两名人类也没有做出其他举动,反而始终处于某种静止状态,足足过了十几秒……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笑声响起,飞头女螝动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头颅没有飘向餐馆大门,反而一边发出渗人耳膜的狰狞笑声一边缓缓飘向房顶,就好像一枚徐徐上升的气球那样直直朝天花板飘去,伴随着刺耳诡笑,夹杂着阵阵阴风,女螝脑袋接连上升,很快,笑声消失了,头颅消失了,就这样穿过房顶消失不见。

    ………

    “呼!呼!呼!”

    寂静无人的夜幕下,此刻,在远离餐馆的一条胡同内,目前正有两人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起来二人都很疲倦,单从一个蹲地一个扶墙就能一眼看出双方都累得不轻,而两人也不是旁人,正是刚刚逃出餐馆并一路慌不择路逃到此处的何飞与彭虎。

    可饶是侥幸逃生,难以抑制的后怕感依旧笼罩着二人,导致二人久久无法镇定。

    许是仍不相信自己还有命在,喘息间,先是摸了摸了胸口,确认心脏仍在跳动,彭虎才率先回头朝看向何飞,然后用难以置信的表情和语气朝青年询问道:“咱,咱们……真的没死?”

    光头男有此一问很符合常理,毕竟任谁都没有想到在无路可逃的绝境下二人居然还能活下来!?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至于何飞,此刻,看着对面着光头男那至今都有些不太相信的惊愕表情,何飞除了对彭虎抱有强烈感激之心外,事实上,目前他脑海中真正所想的却并非是如何构思语言向光头男证明两人没死,反而在想着另一件事,或者说他察觉到了什么,通过刚刚那番经历他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怎么回事,从市中区转移到城西,足足跨越了半个城市区域,怎么,怎么女螝这么快就……)

    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觉,如果非要说出来,似乎……似乎这飞头女螝的感知能力也太强了吧!?

    不错,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何飞正在思考,以至于自打逃出餐馆起何飞除奔跑外大脑就一直处于思考状态,一直思考着某些问题,首先令他在意的是女螝感知力很强,一众执行者哪怕跨越了半个城市从市中区逃到城西环也依旧摆脱不了女螝追杀,这种结果虽然和叶薇早前所说的螝物往往物具备感知力很相符,但是,在经历完刚刚餐馆那番九死一生遭遇后,不知怎么的,青年又萌生了一个新的猜测。

    怀揣着这一猜测,何飞看向彭虎,然后用满是不确定口吻朝光头男提了个问题:“彭哥,刚刚那间餐馆……是女螝是故意给咱俩设的陷阱对吧?”

    “咦?”

    青年此言一出,正沉浸在后怕中的光头男先是微微一愣,然很快他就面露不解的一边盯着何飞一边张口回答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傻子都能看出那是女螝故意给咱俩设套,骗咱俩进去送死,这不很明显吗?”

    得到光头男确定,何飞没有说话,重新陷入无言沉思状态。

    见青年如此反应,又见对方眉头紧锁,就如同何飞比较了解彭虎那样,彭虎对何飞的了解也同样浅不到哪去,果然,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寂静间,彭虎亦逐渐从青年刚刚那一问题中隐隐有所感悟,虽很想询问对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见对方仍维持沉思模样,最终,嘴唇动了动了,光头男还是把问题咽了回去,转而在一旁耐心等待,直到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眼皮骤然一跳的何飞才猛然抬头一边盯着彭虎一边对其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一个跳跃弧度较大的古怪问题:

    “彭哥,你的那本日记……有没有带在身上?”

    不出所料,光头男先是被青年的突然抬头给吓了一跳,可当听完对方这近乎莫名其妙的跳跃性问题后,彭虎不由愣了一愣,似乎很是不解对方为何会问这种问题,话虽如此,但在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衣兜后,光头男还是一边摇头一边如实回答道:“没有,在我离开小区时我把那日记随手甩在客厅茶几上了,那时的我心想反正是出去买完吃的就立即回来,所以才没有特意携带。”

    得到肯定回答,何飞点了点头,嘴里亦继续问道:“刚刚在餐馆你也看到了,那飞头女螝非常厉害,不仅能制造幻影欺骗咱们甚至还能封闭房门困住咱俩,既然女螝如此厉害,当初女螝又为何不直接在大街现身攻击?反而故意在附近设个圈套引咱上钩呢?你不认为直接找到并攻击我们比设陷阱等咱俩上钩要方便也快捷的多么?”

    “额……这,这个……”

    面对何飞质疑,光头男顿时语塞,不知作何回答,现场再次陷入沉寂,不过,在这种寂静无声的状态下,数秒后,不知何故,何飞竟心中骤然一颤!

    咯噔!

    (原来是这样,难不成那日记本是……)

    类似于醍醐灌顶,等同于茅塞顿开,因为,就在刚刚,何飞想通了一件事!

    骇然之余,何飞转动脑袋,盯向彭虎,然后就这样一边盯着对方一边对其说出了一句令光头男大为意外的话来:

    “当初和你一起离开小区时,我……同样没携带日记。”

    听完何飞话语,许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彭虎表情愈发狐疑,然而,待苦思冥想了片刻后,终于,光头男竟也猛然心脏骤颤两眼圆睁!嘴里亦下意识说道:

    “难……难道……你是说……”

    ……………

    PS:大年初一,再此猎手给读者大大们拜年,祝大家鼠年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