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卷:阴魂不散 第八十七章:诡异之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噗呲!

    血液瞬间飙射而出,被刺中咽喉的郭文科先是感到脖颈一痛,接着,伴随着血液不断从伤口中疯狂喷涌,整个人开始剧烈摇晃,是的,咽喉是人类乃至大多数生物最脆弱与最致命部位,喉部插着一支钢笔的郭文科感觉自己体力消失了,身体摇晃起来,视野逐渐模糊,并且由于喉部受伤他也同样发不出丝毫声音。

    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那步伐不稳的身体,血液的流淌,以及低沉呜咽声……

    哒……哒哒……哒哒哒……

    “呜……咳!咳咳……”

    不过,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中年男人还是看清了杀他之人的完整相貌。

    (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噗通!

    这是郭文科脑海中唯一一个疑问,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到死都无法理解的念头,下一秒,男人轰然倒地,其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与此同时,见中年人倒地身死,手掌主人先是嘴角一扬露出笑容,随后便一言不发把插在尸体上的钢笔拔出重新揣回了衣兜,不过,拔出钢笔后,手掌主人仍没有立即离开客厅,而是回头深深看了眼茶几上的6本黑色日记,盯了大概五六秒,这人才急匆匆奔向门外……

    执行者纷纷逃离,民宅重归寂静,最后留下的就只剩一具尸体。

    可谁又会想到,正当一众执行者逃走之际,片刻后,客厅却发生了极为恐怖的一幕:

    不知何时,茶几正下方先是从地面缓缓凸出了一小片黑色,黑色不断凸起,悄然上升,短短数秒间,一颗披头散发的女人头颅就这样从地面飘出!

    但,诡异的是,女人头出现后没有做任何事,仅仅只是用那双比血还要红的眼珠瞥了眼上方茶几上的6本黑色日记,同时女人那半惨白半腐烂的脸孔也露出了狰狞笑容,没有人理解‘她’为何发笑,更无人知晓‘她’为何要特意去看日记本,唯一知道的是,待目光看过日记本后,接下来……女人头颅就这样携带着那副骇人笑容重新沉入地面,无影无踪。

    ………

    数分钟后……

    哒哒哒哒哒!

    深夜,脚步起伏,由远及近,在一栋社区居民楼楼道内先是传来一串杂乱奔跑声,而随着脚步的逐渐接近,两道身影径直跑进一楼,冲进右侧民宅之中。

    二人不是旁人,正是刚从街道双双赶来的何飞和彭虎。

    然而,待抵达民宅进入客厅之际,借助房间那依旧明亮的电灯,眼前一幕让两人愣住了。

    视野之中,客厅现已空无一人,叶薇不在这里,那戴眼镜的赵平和胆小如鼠的付媛媛也同样不在此处,先不提新人如何,其实在当确认完叶薇现已离开后二人不由心中一松,不料下一刻二人的心却又猛然提了起来,连同一起的,还有一股难以理解的狐疑恐怖感,因为……

    虽然叶薇、赵平以及付媛媛三人早已不见踪影,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客厅中,趴着一具尸体,一具明显才刚死不久的尸体,这具尸体两人还都认识,是郭文科!

    郭文科死了!这中年人居然死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郭文科会死在这里?莫非是被飞头女螝杀死的吗?

    “这,这姓郭的怎么?难不成是被女螝给……”

    盯着眼前死尸,愣了一愣,彭虎不由将想法脱口而出,是的,他虽说被郭文科的突兀死亡吓了一跳也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死的,可潜意识里光头男仍本能的认为此人肯定是被飞头女螝通过日记本锁定位置后所杀,当然了,不光是他,何飞第一眼看到郭文科尸体时也差不多如此认为,直到……

    直到又多看了两眼后,青年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那便是……

    尸体保留的太过完整!

    不错,何飞不仅已分析出飞头女螝的追杀原理,同样的,他还从最初任务视频预览和之前华顺宾馆那证实过女螝凶残,他曾目睹过视频少女与韩伟豪的悲惨死状,少女死时血肉模糊,韩伟豪则干脆四分五裂,毫无疑问,由于目睹过二人死状,所以在何飞的潜意识里他便一直认为飞头女螝杀起人来一向残忍血腥,然而奇怪的是,眼前郭文科虽已死亡,可尸体却保留的非常完整?

    如果是女螝亲自动手的话,以女螝那残忍至极的螝物本性,那螝东西会给郭文科留全尸吗?

    “怎么回事……”

    客厅中,目前何飞正一边检查尸体一边喃喃自语,但这一次彭虎却没有参与讨论,反而在看到对方检查起尸体后转身走向房门,其后就这么以一副警戒姿态站于门口,原因很简单,经历过餐馆遭遇后严格来说二人无论是谁都不敢再贸然走进任何有门的房间,所以很自然的,见何飞走进客厅检查尸体,加之吃一堑长一智,光头男哪里还敢一起进去?万一又被关在里面该怎么办?到那个时候可真的是十死无生了,毕竟……他只兑换了一枚金光符!

    于是乎,为了保证何飞安全,外貌粗犷实则心细如发的彭虎自是果断待在门口以防万一。

    言归正传,尸体旁,怀揣着不解,夹杂着狐疑,喃喃自语间,何飞翻过尸体,接着便清晰看到尸体那血红一片的脖子以及仍缓缓冒血的喉咙,不光是这样,尤其当在发现尸体喉咙还多了个圆形破口后,何飞目光骤然一凝!

    (这……这个伤口,这明显尖锐物所造成的致命伤口,和飞头女螝习惯用头发杀人的手法完全不一样,怎么回事?郭文科他……)

    或许是从尸体伤口上发现了什么又可能是联想到其他事情,待检查完中年人尸体后,重新起身,何飞下意识转头看向身后茶几,入目之下,只见那6本印有骷髅头封面的黑色日记皆一本不落摆放于桌面,看来叶薇确实听了自己的警告,临走时没有携带这些日记本,只是……

    明明所有人离开时都没有携带日记本,可为什么郭文科依旧被杀死了?

    (难不成这人并非是女螝所杀而是被其他人给……不对,不合理,这不合理啊,如果不是女螝动手其他人又怎么会杀郭文科?那郭文科毕竟只是个新人,无冤无仇的谁又会动手杀他?)

    (该死,怎么回事?这他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思考不断持续,加之愈发捉摸不透原因,何飞感觉脑袋有些隐隐作痛,其实严格来说他目前完全没有必要在意郭文科如何死亡,只需想办法如何在不用写日记的情况下生存至任务时间到即可,话是没错,可事实上事情却并非如此简单。

    出于某种不可言喻的直觉,青年的深层潜意识给他发出一段警告:

    即,如果不调查出郭文科死亡真相,哪怕他真的找到这场任务生路,他,乃至这个团队仍极有可能活不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