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卷:阴魂不散 第八十八章:惊骇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灵异任务第三天,时间,0点25分。

    “呼!呼!呼!”

    虽说大城市的午夜不会绝对安静,蓝森市亦同样如此,然而城西这片区域如今却安静的有些可怕,此时此刻,借助高空那不算明亮的月光,在一面小区围墙外,目前正站着几道气喘吁吁的人影,几人则不是旁人,正是不久前刚刚逃出小区的叶薇、付媛媛以及赵平三人。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问了,为何叶薇几人逃出小区后没有继续跑反倒仍停滞于小区附近?

    原因很简单,以叶薇对何飞的了解,她相信对方绝对不是那种有危险只顾自己逃走的人,估计用不了多久对方肯定会来小区找她,而她之所以不肯远远逃走的目的便是如此,加之通讯信号被屏蔽,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与何飞走散。

    不光是这样,叶薇还从何飞早前所留下的通话信息中察觉到某个关键点:

    日记本有问题!

    不错,叶薇的思维能力同样很强,如果说在没有收到何飞电话前身处客厅的她仍无法找出线索的话,那么当听完何飞那言语急迫的警告后,短短片刻间,漂亮女人便得出一个猜测,一个同最初何飞所想一摸一样的可怕猜测,那便是执行者的日记本有问题!否则何飞又为何在要求众人尽快逃走的同时还特意嘱咐切勿携带日记本?

    除非是何飞发神经,否则以她对青年的了解对方必然不会提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要求,而何飞当然不会发神经,所以,在客厅经过一番短暂思考后,叶薇不单按照对方警告快速逃离了民宅,逃离了楼房甚至还一口气逃到小区外面,并且在随后的时间里她还进一步从之前遭遇中得出部分猜测。

    她猜测之前和彭虎一起出去的何飞这二人在外界肯定遭遇了什么,而正是这番遭遇才让青年发现了什么,于是便在意识到危险之际把这件事及时告诉当时仍身处小区的自己,唯一让叶薇意外的是……没想到那飞头女螝竟有能力屏蔽通讯信号!所以很遗憾,还不等那时的她从对方口中得到解释信号就已被瞬间屏蔽,毫无疑问,女螝十有八九不想让她知道什么,否则又为何故意选在那一关键时刻屏蔽信号呢?

    可惜就算是这样,女螝却依然小看了他叶薇的分析能力!没有错,就算女螝抢在何飞解释前把信号屏蔽了,待逃出小区以及渡过最初慌张后,凭借其强悍分析与理解能力,李若轩还得出了一个猜测,那便是……

    飞头女螝之所以能准确找到他们这些执行者,或许……与执行者身上那一本本黑色日记有关。

    可,不想到这方面还好,一想到这方面,叶薇那本就略显慌张的脸孔上竟越发难看,越发惨白。

    (怎么会这样?假如女螝真是通过日记本来定位执行者位置的话,虽说我们这些人丢弃日记本亦或是远远避开日记本的确可以躲开女螝追杀,可是,可是别忘了任务还有另一条强制性规则啊。)

    即,所有执行者必须每天写一篇日记!

    没有了日记本就无法写日记,而无法写日记便意味着抹杀!

    “咦?郭文呢?郭文科跑哪里去了?”

    (什么!)

    忽然间,正当叶薇思考之际,身旁付媛媛那近乎快哭出来的话语却当即引起了她的注意,先是回头一看,果然,正如付媛媛所说,入目所及,四周除了瑟瑟发抖的付媛媛和面无表情的赵平两人外,那名叫郭文科的中年男子却是不见了踪影!

    “郭文科?对了,他怎么没跟来?”见果真少了一个人,叶薇赶忙朝二人询问道。

    “我不知道啊,之前叶薇姐你跑出客厅时我就跟了过去,我……我也不知道郭文科在哪啊。”

    叶薇话音方落,付媛媛就已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可惜这话完全没有意义,说了等于没说,见从付媛媛那得不到线索所,疑惑间,目光转向右侧,转向赵平,果然,发现女队长随后又把目光看向自己,一时间,眼镜男倒是没有像付媛媛那样一问三不知,反而神色平淡的迎向叶薇目光,然后说出了他的个人猜测,说了句让叶薇眉头紧锁更是让付媛媛毛骨悚然的平静话语:

    “我也不知道那郭文科去了哪,不过,以目前情况来看,我想……那家伙想必已凶多吉少了吧。”

    是的,眼镜男这句回答虽是言语冰冷但并没有出乎叶薇预料,毕竟在这种任务世界里单独脱离大部队亦或是失踪十有八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只是,话虽如此,可赵平那副淡定模样……

    叶薇默默无语,目光转移,重新看向前方,至于眼镜男在发现到对方不在看他后也同样将目光移向别处,然而,不知怎么的,正当赵平打量四周之际,之前转过脑袋似乎正观察前方的叶薇……其一双眼珠却又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悄然转回,开始偷偷打量起眼镜男。

    眼睛微微眯起……

    ………

    同一时间,待确认不管如何分析如何猜测皆无任何结果后,无奈之余,深知到此地不宜久留的何飞还是带着那股极为不甘的心情走出居民楼,且在临走时不论是何飞还是彭虎二人亦没有携带任何一本黑色日记,毕竟之前何飞就已分析过飞头女螝是根据执行者所携带的日记本来锁定执行者位置,既是如此,那么谁又会白痴到还敢把日记本放在身上?赶紧远离日记本才是最佳选择。

    不过在这之前,二人还要先找到叶薇一行人再说,就如同叶薇了解何飞那样,何飞也同样了解叶薇,所以大学生相信,对方虽已经逃出居民楼但仍极有可能还没跑远,甚至有很大可能仍在小区附近等着他和彭虎两人!

    结果不出预料,刚一离开小区大门,还不等两人商议如何寻找,黑暗中,随着一串脚步声响起,远处,几道人影径直朝二人走来。

    当然了,在如此寂静且黑暗环境下冷不丁冒出几条人影可谓是当场把何飞二人吓了个半死!一时间汗毛倒竖的两人急忙要转身就跑,直到背后传来一道那熟悉声音:

    “不要跑!我是叶薇!”

    哒哒哒……

    此时此刻,重新汇聚的一众执行者没有嘘寒问暖,没有问七问八,而是在叶薇与何飞的共同带领下朝这小区相反方向快步行走着,是的,何飞和叶薇都不是笨蛋,两组人才刚一汇聚二者便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当即马不停蹄朝远处一条大街走去,不错,由于已经知道女螝很可能是通过日记本来定位执行者位置,所以在明知越靠近日记本越危险的情况下又有谁还敢继续停留此地?

    最后,一行人在步行半小时后来到路旁一家小型招待所。

    ………

    时间,凌晨1点13分。

    房间灯光通明,气氛万分压抑,此时此刻,在一间装饰普通的客房之中目前正聚集着所有还活着的执行者,叶薇、何飞、彭虎、付媛媛以及赵平5人都没有休息,而是清一色聚集于此,然而,无论是谁,在场任何人却无一例外面色苍白。

    理由不出其右,何飞刚刚把自己和彭虎早前那番恐怖遭遇以及随后其个人分析告诉了叶薇三人,同样的,叶薇也把之前他们在小区民宅所发生一切如实告诉了何飞二人,只可惜,在得知女螝极有可能是通过日记本来锁定执行者位置这一惊人答案后,现场却没有一人露出欣喜之色,因为……凡是有脑子的人都很快意识到这依旧是一条死路!!!

    没有日记本就无法写日记,而无法写日记的唯一结果便是被任务规则抹杀。

    可如果重新拿回日记本继续写日记的话,只要女螝愿意,那女螝就可以随时在执行者写日记时现身将其击杀!

    死局,无解死局!

    碰!

    由于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气氛,见众人皆个个默不作声,越想越火大的彭虎先是猛的砸了下桌子,接着便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起身一脸恼怒道的:“他吗的,诅咒这明显是在坑咱们啊!远离日记倒是不用担心女螝威胁可他吗不写日记却又要被规则抹杀!草!这简直是玩人啊,不,不是简直,就是在玩人!”

    言罢,扫了眼对面一副绝望表情的付媛媛,又看了眼两旁仍眉头紧锁的叶薇与何飞二人,许是已被逼到绝路又许是并不打算等着不久后被规则抹杀,终于,向来没有束手待毙习惯的光头男便脑子一热继续大吼道:“马勒戈壁的!把老子逼急了老子干脆去街边文具店随便买本日记本写日记,反正……”

    刷!

    然就在这时,不知怎么的,还不等彭虎把话说完,期间一直在低头沉思的何飞却在听到光头男这话的同时身体猛然一颤,脑海犹如一道闪电猛然划过,整个人更是腾的一声从沙发站起,旋即大睁眼睛看向前方,盯向对面光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