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恶魔校草:Honey,乖乖爱我! > 第五卷 不是不爱你 第039章 床上的血迹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背靠在门上,艾妈妈的眼泪就像波涛一样汹涌的掉了下来,失去了深爱的另一半,她对生命,已经生无可恋了,要不是看在琪琪和佳佳的份上,她一定会选择随艾爸爸而去的。

    只是,她不想让琪琪和佳佳更加的难过,所以,所以她才会选择出家为尼,她知道,她这样做,很残忍,但是,她必须这样做!

    “呜呜~”艾妈妈进房后,艾佳又一次痛哭起来,南瑾风很体贴的走到艾佳的面前,让她靠在他的怀中,温柔的说道:“佳佳,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呜呜,南瑾风,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艾佳紧紧的贴在南瑾风的怀抱里,现在唯独只有他的体温才能让她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艾琪同样也很难过,一行泪水顺着面颊流了下来,但他没有哭,根本就没哭出声来,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不想在妹妹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悲伤,不想再给妹妹增加沉重的负担。

    ……

    天刚灰蒙蒙亮,外面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

    顶着熊猫眼的艾佳猛然从床上惊醒,“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她着急的下床,穿着拖鞋便直奔妈妈的卧室,敲门:“妈妈,快点开门,快点开门!”

    她刚才做了个噩梦,她梦到妈妈离开了她,妈妈不要她了!

    可是,不管她怎么敲门,不管她敲得如何激烈,妈妈就是不开门,艾佳的心跟着一慌,她迅速的拧开了妈妈的房门,跑了进去。

    “妈,妈~”妈妈的卧室里,柔软的大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而妈妈的人影,却不知所终。

    艾佳慌忙走到妈妈的衣柜前,打开了衣柜,里面属于妈妈的衣服,也跟着不知所终。

    “妈妈,妈妈真的离开我了,妈妈真的不要我了。”难过的艾佳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身体也跟着剧烈的抖动起来,她好害怕,从未如此的害怕过,她现在,已经变成孤儿了!

    ……

    “该死,这里是哪里?!”头依旧昏昏沉沉的冰辰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天花板上镶了一顶很漂亮的水晶灯,可是,该死的是,这不是他们家的天花板,他,他这是在哪里?!

    身体微微一动,他忽然感觉到,他的身边,多了一个肉肉的东西,好像还有体温,他不由得伸手去摸,摸到了女人滑嫩的肌肤。

    “冰辰,你醒了!”叶紫其实早就醒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心也跟着狂跳起来,她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冰辰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当他看到与他同床共枕的叶紫后,有些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是谁让你爬上我的床的,不要脸的女人!”

    “冰辰~”叶紫有些害怕的朝被子里一缩,只露出头发凌乱的脑袋,很委屈的说道:“昨天晚上,你喝醉酒了,我想扶你回去,可是你却说,却说不想回家,让我带你离开!”

    “给我闭嘴!”冰辰很厌烦的白了叶紫一眼,迅速的抓起旁边的裤子穿好,冷冷的声音让叶紫觉得毛骨悚然,“如果你不想消失在圣英学院的话,最好在一分钟之内消失在我的面前,而且,我告诉你,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冰辰,就算你要赶我走,我也一定要说完!”叶紫既然做了这件事,她当然也不会害怕,她深吸了一口气,理直气壮地看着冰辰,回答道:“你昨晚不愿回家,所以我才带你来到这里开房的,本来我是要走的,可是你当时一把就拖住我的手,把我拉到床上,然后把我压住了,接下来的事我想我不要说你也知道了吧?!”

    “死丫头,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你上床了么?”冰辰冷笑,不屑的看着叶紫,“叶紫,不要以为用这种伎俩就能骗到我,我觉得我是随随便便就和别的女生上床的人吗?更何况,我们都是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叶紫豁出去了,她掀开被子,指着床上那一抹红色的血迹,大笑起来,“冰辰,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么这些血是什么,难道说,你以为是我割破手抹上去的吗?”

    说着,叶紫便伸出自己的双手,生气的反驳道:“那你看看,我的手是不是完好无整?!”

    “够了,死丫头!”冰辰冰冷至极的脸上瞬间覆盖了一层千年寒冰,他上前一步,伸手便掐住叶紫的下巴,冷漠的声音无情的响起,“就算我们俩真的有发生什么,你也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死丫头,我劝你最好还是赶快给我滚出去!”

    “冰辰,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艾佳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事实后,会怎样?”既然冰辰不肯爱她,那好,叶紫索性也就使出了杀手锏,“你信不信我会把这件事告诉艾佳,或者冰雪?”

    “你敢?!”冰辰依旧是冷冷的瞪着叶紫,半点不为之所动,“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你应该知道后果!”

    话毕,冰辰迅速的披上自己的外套,甚至连手机都来不及拿,便快步的走出了酒店……

    “冰辰少爷,你可回来了。”当气愤的冰辰风度翩翩出现在冰家别墅外时,门口的管家面色慌张的看了冰辰一眼,欲言又止的喊道:“那个……”

    冰辰可没时间搭理管家,他今天心情非常烦躁,他快步的走进了别墅内,他现在只想洗澡,洗掉身上的晦气!

    走进家里,房间里冷冷清清的,让冰辰觉得很不习惯。

    “张妈!”冷漠的冰辰不悦的坐在沙发上,直接吆喝保姆:“去楼上帮我拿一套换洗的衣服,我要洗澡!”

    “是的,冰辰少爷!”正在厨房忙碌的张妈赶紧应道,紧接着,就看到张妈匆匆忙忙从厨房里走出来,快步的走向楼上。

    “不好啦,出事啦!”

    可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冰辰就听到楼上传来张妈惊天动地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