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赵氏虎子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归家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八月初十,暂别家邸近十日的赵虞,终于回到了自家鲁阳乡侯府。

    在收到消息后,周氏带领着府内的仆从、护卫,在府门外相迎。

    为此,府里的卫长张纯还准备将至今仍赖在府外的一些难民驱赶,不过最终还是被周氏阻止了。

    当时周氏对张纯说道:“我乡侯府帮不上这些难民,却也莫要迫害他们。”

    其实张纯并不是很认同这位乡侯夫人的话,因为他最清楚,这些该死的难民偷窃、抢掠了他乡侯府多少田地里的作物,拜这些难民所赐,他乡侯府成千上万亩田地,今年是别指望能剩下什么收成了。

    但周氏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忍住心中对那些难民的不满。

    大概晌午前,赵虞父子与静女,与刘緈、刘县令,县尉丁武等人以及诸县卒分别,回到了自家府邸前。

    去时,赵虞父子加上静女,外加十名卫士,总共十三人,返回时一个不少。

    赵虞的担心多虑了——记得出发前,他听府内的卫长张纯提到过鲁山一带的贼寇,故而他担心途中是否会遭遇这群贼寇。

    但事实证明,这群贼寇正如他鲁阳乡侯所说的那样,根本不敢骚扰他们这支带着官府旗号的队伍,哦,这说的是与他们同行的刘緈刘县令那支。

    总而言之,一面绣着“晋”字字样的官府旗帜,就足以吓跑鲁山那群贼寇,没什么大不了了。

    “娘,我们回来了。”

    “诶,快让娘瞧瞧。”

    在府门外走下马车,赵虞看到母亲周氏带着诸府上仆从、护卫立在外面,连忙紧走几步上前。

    多日不见,他怪想念这位宠溺他的母亲,虽然这位母亲不顾有旁人在场,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搂在怀中,亲昵用脸颊磨蹭他的脸庞,这着实让他感觉有些羞耻。

    而继他之后,静女亦很快就来到周氏面前,带着几分邀功的意思对周氏说道:“夫人,静女在外时不曾忘记夫人的嘱咐,有好好照顾少主。”

    “好,好,真是好孩子。”

    听到静女的话,周氏高兴地揉了揉静女的头发,这使得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一脸满足。

    看着静女一脸满足、甚至有几分陶醉的可爱模样,赵虞忽然想到了前世自己养过的一只猫——两者的样子真的很像。

    此时,鲁阳乡侯已也下了马车,一边听着在旁张纯有关于家中粮仓的禀告,一边走向周氏这边。

    见此,周氏这才松开搂在怀中的幼子,朝着归来的丈夫盈盈施礼:“妾身在此恭迎乡侯回府,夫君,一切还顺利么?”

    在府内下人面前,周氏非常给丈夫面子,礼数也是周全,而鲁阳乡侯此时亦未曾表现出与妻子的亲密,点点头,平静而随意地说道:“唔,一切顺利。”

    听到这话,周氏脸上浮现笑容,颔首道:“夫君辛苦了,妾身已命人府内准备好汤水、饭菜,请夫君沐汤后享用。”

    “有劳了。”鲁阳乡侯点点头。

    看着夫妇俩相敬如宾的模样,赵虞稍稍有点想笑,因为据他了解,这对夫妇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相处的。

    进府之后,赵虞本打算告别父母,回自己的屋子洗漱,但鲁阳乡侯却叫住了他:“你去哪?”

    赵虞有些不解,拱手回道:“孩儿回屋沐浴。”

    鲁阳乡侯想了想,说道:“随我去北屋沐浴,为父有些话要问你。”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皆面露惊讶之色。

    不得不说,这着实是非常罕见的一幕,赵虞立刻就敏感地感觉到,有好几道目光落在他身上。

    除了母亲周氏与卫长张纯以外,还有在人群中与他兄长赵寅一同来迎接的公羊先生,以及另外一名看似府上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

    其中,周氏的目光纯粹是以惊讶、惊喜为主,但其余几人看向赵虞的目光中,则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异色。

    可能是察觉气氛稍稍有些僵,周氏开口道:“既然如此,静女,你也跟妾身到北屋去吧,妾身也有些话要问问你。”

    “是,夫人。”

    就这样,鲁阳乡侯带着幼子赵虞来到了北屋的汤屋。

    所谓汤屋,顾名思义就是洗澡沐浴的屋子,与赵虞印象中有些像,就是那种在屋外的炉洞里塞柴烧水,便可以使屋内的沐池维持恒温的构造,自赵虞来到这个家侯,他还未享受过这种便利。

    随着父亲走入汤屋,赵虞四下打量,尽管屋内水蒸气很严重,但他还是能够看清,屋内仅只有一口用木头围成的汤池,除此以外就只有一张桌子、几张凳子什么的。

    而就在赵虞打量屋内的时候,鲁阳乡侯已经脱去了衣服,泡在了汤池中,旋即屋内便响起一声代表舒适的吐气声。

    忽然,鲁阳乡侯看到了仍傻站在汤池旁的幼子,眉头一挑带着几分不悦说道:“等什么呢,等为父替你脱衣服么?”

    “不是。”

    赵虞挠挠头,迅速脱掉衣物,在试了试水温后,亦进入了汤池,坐在鲁阳乡侯的对过。

    不得不说,看上去是父子同浴的温馨场面,但赵虞着实感到有些尴尬,他四下张望,以躲避父亲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视线。

    不知过了多久,鲁阳乡侯忽然开口道:“虍儿,这次出门,你的表现……很好,为父亦不否认,你这次帮了刘县令、帮了为父许多,不过你不可骄傲,你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像你这般幼年聪慧的,以往也不是没有,但大多都因为骄傲自满,最终泯灭众人。”

    『……像我这样的?以往也曾有?』

    赵虞看了一眼父亲,心中并不相信。

    倒不是自满骄傲,只是他纯粹不相信这天底下还有与他相同境遇的人。

    鲁阳乡侯似乎是从儿子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轻哼道:“你不信?……哼,为父还记得十年前吧,天下忽然有传闻,据说有一个叫做‘杨定’的人,八岁之龄便能博览全书,无人能与他辩论,随后被当朝太师收为弟子……你比得上么?”

    见父亲一副训诫的口吻,赵虞自然不会顶嘴,老老实实说道:“孩儿比不上。”

    这个回答,似乎有些让鲁阳乡侯意外。

    『我是不是说得过重了?』

    略一犹豫后,鲁阳乡侯咳嗽一声说道:“方才所言之人,为父也只是道听途说,天底下是否有这个叫做杨定的奇才,为父亦不清楚,为父只是想告诫你,这天下很大,切莫因为一点成绩便沾沾自喜……明白么?”

    “孩儿明白。”赵虞点了点头。

    见素来顽劣的幼子如此乖顺,鲁阳乡侯尽管嘴上不说,心中也着实有几分高兴。

    也是,为人父者,有几个不指望儿子出色的?

    但凡为人父者,都会在自己孩子身上寻找自己年幼时的影子,倘若孩子像年幼时的自己,或者在才智以及某些方面更出色,那么作为父亲的都会感到高兴,更加亲近子女;反之,则会失望,虽然不至于疏远,但也不会过多亲近。

    以往顽劣的赵虞,就是绝佳的例子。

    不过,自从赵虞前些日子从树上摔下来之后,鲁阳乡侯亦感觉这个幼子出现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虽然他毫不相信什么荒诞邪说,但也无法解释这个幼子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聪明。

    比他……唔,只比他稍稍差一线了。

    基于这一点,才有鲁阳乡侯方才耐心的训诫。

    训诫过后,鲁阳乡侯背靠汤池,闭着双目说道:“此行,顺利说服了汝水诸县,钱粮、人手的问题皆已解决,差不多再过十日,汝阳、阳人等县的钱粮、人手,便会陆续抵达我鲁阳县,介时,我鲁阳县也就可以实施你所说的‘以工代赈’……”

    听父亲似乎有跟自己详细聊聊这件事的意向,赵虞便问道:“爹,听刘公说,你们打算挖一条河渠?”

    “唔。”

    鲁阳乡侯闭着眼睛解释道:“我鲁阳县,其实有河经过,这条河叫做沙河,自西南而来,往东北而去,县城一带的农田,我乡里这边的农田,全赖这条河流,才免遭干旱,不过,在县城的西北侧,我鲁阳县仍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无法利用这条河流引灌,那里也是旱情最严重的地方。因此,刘公与为父商量,准备挖一条河渠,连通北边的汝水与县南的沙河,从汝水引流,最后使其流入沙河,这条河渠,将直接从我鲁阳县的中心穿过,只要这条河渠修建完毕,我鲁阳县便可彻底摆脱干旱,从此无需再为此困扰。”

    “从汝水挖到我鲁阳?”

    赵虞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他前几日才跟着刘緈、鲁阳乡侯去过汝水诸县,当然知道汝水距离鲁阳县有多远,毫不夸张地说,这条河渠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工程,也难怪刘緈与鲁阳乡侯此前迟迟不敢叫人开工。

    但通过鲁阳乡侯的描述,赵虞也明白这条河渠的建成,对鲁阳县究竟具有怎样的帮助。

    那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到这里,赵虞由衷称赞道:“这真是太惊人了,这条水渠……对了,爹,你与刘公想好给这条水渠命名了么?”

    “呃……”

    不知为何,见问到这事,鲁阳乡侯忽然显得有些不自然,直到赵虞反复询问,他这才不耐烦地道出了真相:“璟公渠。”

    “璟公渠?为何叫璟……哦哦。”

    赵虞愣了愣,旋即恍然大悟。

    再看向父亲时,他脸上亦浮现出几许不怀好意的窃笑。

    他故作信誓旦旦地说道:“为了这个渠名,孩儿说什么也要助您,助刘公一臂之力!”

    “以为为父只是贪名么?哼!”

    看着暗自偷笑的儿子,鲁阳乡侯首次在儿子面前无法维持父亲的威严,恼羞成怒般起身迈出了汤池。

    不错,鲁阳乡侯姓赵名璟,这条河渠,便将以他命名。